lbfcr好文筆的小說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線上看-第592章 不患寡而患不均熱推-0x8mc

By | 26 8 月, 2020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林正平还需要几日折腾,倒是不必管他。
而随着玄机等人被送走……
云芷清她们回到了客厅里。
只是如今的九脉峰,却已再不复之前灵气浓郁之景了,连呼吸都带着一股……不适感,其实真正下山的时候,也感觉不到什么,可这九脉峰是她们住了良久的地方,加上心里的不适应,这不适感自然格外的强烈些。
黎云问道:“小姐,你真的不打算搬离九脉峰吗?”
“我想知道,九脉峰是否还有希望重回蜀山护山大阵之内。”
云芷清轻声道:“若我留在这里,可表明我对九脉峰的态度坚决,能让掌教认真考虑九脉峰回归一事,但若我真的如掌教所说的那般离开,我猜掌教定然会在蜀山护山大阵之内为我再度开辟一座山峰……而这座九脉峰,恐怕就要弃了。”
“哪还有什么好峰头。”
黎云扯了扯嘴角,说道:“以前倒也罢了,但现在,但凡灵属之地,都已经被占据了,九脉峰已经是最后一座充满灵气的山头……再想找,恐怕也比这里的环境好不了多少。”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灵气衰竭,这是大环境不好,不是掌教对我们的事情不上心。”
云芷清却相当理解,叹息道:“掌教也是人,人力有时而穷,能做则做,若真不能……我们也只能离开这里了。”
她秀眉微蹙,纵然再如何不舍,但现实却从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她能做的,也只有接受而已。
“师父师父,快过来呀。”
柳清颜突然急冲冲的闯进来,叫道:“师兄……师兄他……”
“方正怎么了?!”
云芷清豁然起身,纵身往方正的房间里冲去。
连带着姚瑾莘脸色也是微变,急忙跟在了云芷清的身后……刚刚方正神秘兮兮的往自己的房间里去,问他做什么也不说,该不会是因为失去了九脉峰这么大的地方,他想不开,上吊了吧?
倒也有这可能,他可是九脉峰的法定继承人呐。
“方正,你……”
才刚刚冲进方正的房间。
云芷清脸色便忍不住一变,连带着后面莽莽撞撞冲进来的姚瑾莘在把云芷清撞出去一段距离,也跟着踏进来之后,同样错愕起来,惊叫道:“怎会……这房间里的灵气怎会这么浓郁?”
此时,在这房间里,方正正自盘膝而坐,凝神修炼。
只是修炼之余,他小心的控制着世界树向外喷勃活性极强的灵气。
对在乾龙遗址之内存在了数千年,又在灵气复苏位面里吸纳了足可撑开一个异次元裂缝灵气的世界树而言,这些灵气毫无疑问乃是九牛一毛,世界树虽然是在方正的体内,但事实上其灵气的浓度,怕是已经远远超过了一个炼真修士所能承受的极限了。
而外在表现就是……
房间里。
浓郁的灵气弥漫在整个房间里,踏进这个房间,竟有几分……
“这灵气的浓度竟比当初的九脉峰还高,不对,这比玄天峰还要高的多了。”
姚瑾莘惊道:“方正你是气的自散修为了吗?”
“瞎说什么呢?这是我的个人天赋。”
方正说道:“我是仙玄之体嘛,体内灵气近乎无穷无尽,但事实上我胃口就这么大点儿,吃不了这么多,所以往外放放就这样了……我尝试了一下,太远的话,灵气也会溃散,我只能将灵气牵引在我这个房间里,师父你如果暂时不想搬离九脉峰的话,日后不妨在我的房间里与我一起修炼,这样不仅不会受灵气匮乏之苦,效果应该反而还会比之前更好。”
“这个……”
云芷清闻言眼睛一亮,随即莫名的有些扭捏起来。
她轻声道:“毕竟男女有别,不太……合适吧?”
方正顿时失笑,笑道:“师父怎么这会儿在乎起男女之别来了?之前你不都是完全不在乎的吗?”
云芷清含糊道:“之前不在乎是因为我将你当成孩子,但事实上你我年龄相仿,你我虽有师徒之实,但毕竟……年岁相差也不是很大呀。”
姚瑾莘却叫了起来,“我也要,阿正,你可不能厚此薄彼,不患寡而患不均,我也要在这里修炼。”
“还有我,师兄……我要在师兄的床上修炼。”
柳清颜也开心的叫了起来。
“那……好吧,只是我的房间毕竟不大,我们四个人同时在里面修炼的话,怕是伸展不开,可能只能有两个人在床上,剩余两个要在地上了。”
“没事儿。”
站在门口的黎云笑呵呵道:“我这就去伐木去,帮你把房间地面全部铺上一层木板,到时候再垫上褥子,你们四个想坐哪里坐哪里,只要能修炼就成呀……”
方正说道:“这也不过是权宜之计罢了,暂且这样,等到找到魔道所在的地方,再想办法看看能否拯救九脉峰吧。”
“也……也好。”
柳清颜姑且可以不算,但连姚瑾莘都浑不在意,云芷清觉得自己若是再在意下去的话,说不定反而会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没错,这是我最心爱的弟子,可不是别的男人,哪有必要在意男女之别。
她说道:“那就有劳黎叔了。”
“嘿,小姐你跟我客气什么呀,其实如果这样的话,只要不招收女弟子,那么就算以后九脉峰沦为凡土,我们也能在这里生活下去的。”
“方正也说了是权宜之计。”
云芷清沉吟了一下,说道:“你们三个上榻上去吧,我在地上打坐一阵就行。”
“不用,我在地上,你们三个上去,你们三个都瘦,勉强能坐的下。”
方正摆了摆手,直接从储物空间里摸出里一张坐垫铺好,席地而坐。
云芷清还想客气,哪好在方正的房间里反客为主……可见方正神态坚决,也只得就此做罢。
当下。
三女皆坐在方正的床榻,柳清颜低声道:“师兄的味道。”
本就有些扭捏的云芷清:“………………………………”
而此时。
玄天峰上。
玄机站在玄天之巅,定定的看着远处的云海翻腾,眼底浮现深沉神色,双眼仿佛透过了无穷限制,直达那已经远不可及的远处。
好像,他能看到自己的灵气一般。
事实上,他真的看到了,九脉峰灵气扩散,散溢向了天地之间,然后,仿佛无根的浮萍,被什么东西所牵引,已是尽都向着一个方向飘荡而去。
那个方向就是魔道的方向吗?
玄机冷冷道:“天顶,二十年前我对你手下留情,想不到你却仍不知悔改,九脉峰今日之祸我至多有二点五成的责任,可你,至少得有七成……这笔帐,我会好好跟你清算清楚的。”
两日之后。
远在数千里开外的一处幽静山谷。
谷内……
静谧的石室,虽是简朴,但装饰却颇有几分雅意。
一名黑衣女子静静的盘膝坐在那里,专心修炼,那在黑衣映衬之下更显白净的俏脸古井无波。
她只是安然的修炼。
直到……
她突然睁开了眼睛,有些惊疑不定的看了看自己的手。
怪了,怎么回事?
从刚刚开始,修炼的速度就突然提升了好几倍……好像有人从外面给自己施展灌顶大法强行往自己体内塞灵气一般?
而这会儿才刚不修炼,竟就涨涨的几乎要满溢出来,身体都有些不适了。
糟糕,天地灵气怎的突然浓郁了这么多?
她眉头微皱,只得重新闭上眼睛。
继续专心修炼去了,只是之前修炼乃是自发自为,可现在,却是被强迫着不得不继续修炼了。
看来,定然是出了什么我所不知道的意外了。
她心头喃喃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