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xq74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法師喬安 起點-第85章 解離術分享-gi2zi

By | 26 8 月, 2020

法師喬安
小說推薦法師喬安
“Ambar!”
安姆·弗洛迪高声咏出一句象征“毁灭”的启动咒文,指尖随之迸射出绿色光束,击中巨型蛇颈龙的刹那,竟然将这巨兽粗如梁柱的脖颈分解成为尘埃!
巨型蛇颈龙的头颅失去支撑,由断颈切面上方翻滚下来,扑通一声跌入海中。
无头的尸体迅速下沉,只有长长的断颈还在神经作用下抽搐扭动,血如泉涌,染得附近海面一片赤红。
麦辛格收剑入鞘,飞回船上,一双鹰翼缓缓收拢,重又变成漆黑的斗篷。
弗洛迪也降落在甲板上,懒得多看一眼巨型蛇颈龙的尸体,转身走向货舱,查看巨人姐妹的工作进度。
“独角鲸号”拉响汽笛,扬帆远去,渐渐消失在“遥视镜”的视野之外。
乔安收起魔镜,环顾左右,发觉海拉尔和锡安姐弟的神色都很沉重,显然是被麦辛【 www.biquku.biz】格与弗洛迪的强横实力震慑到了,更何况这两人在对付巨型蛇颈龙的时候显得游刃有余,还没有拿出看家的本领。
“乔安,刚才麦辛格挥剑刹那释放出的是什么法术,好像一条条的彩色沙尘从空中撒落下来,巨型蛇颈龙中了这一招,立刻反胃呕吐,像是中了毒。”霍尔顿问道。
“那不是中毒造成的恶心反胃,而是一种邪恶的诅咒。”
半年前在幽暗地域参加“迷宫竞速”的时候,乔安曾见牛魔施展过类似的法术,便向同伴做出解释。
“你们大概也听说过,有一类4环法术,既不属于奥术体系,也不在常规的神术列表之内,只有选择特定领域的牧师才有机会习得,也就是所谓的‘四大阵营神术’。”
“这类法术包括代表善良阵营的‘圣光击’,代表守序阵营的‘秩序之雨’,代表混乱阵营的‘混沌之锤’,最后一个就是代表邪恶阵营的‘邪影击’。”
“当然,并不是说施展某个阵营法术的人就一定隶属于该阵营,只不过施法时调用的是具有对应阵营属性的魔力。”
“刚才麦辛格施放的法术,是不是‘邪影击’?”
奥黛丽本人也是神术施法者,对四大阵营神术有所耳闻,从天而降的彩色条纹状毒霾,正是“邪影击”的外在特征。
乔安先点了下头,接着纠正道:“准确的说,麦辛格施展的是‘神话邪影击’,比一般的4环‘邪影击’威力更大,而且这是他那口传奇‘黑魔剑’自带的法术,只不过需要用他本身的神话力量来发动,类似这样的神话武器,在普通人手中发挥不出真正的威力。”
“照你这么说,弗朗西斯·麦辛格岂不是拥有神话力量?”海拉尔面露错愕,“要不是你今天说出来,我都不知道这家伙隐藏的这么深!”
“麦辛格不光拥有神话力量,而且神话等级高达6阶,我甚至怀疑此人是‘怪物之母’厄喀德娜的秘密信徒,共同的信仰,恰好可以解释他为何与约顿海姆总督罗尔斯·温斯罗普伯爵关系密切。”
事到如今,乔安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就当着三位好友的面,把自己关于弗朗西斯·麦辛格这个人的猜测全都说了出来。
海拉尔听他说完,低头不语,过了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
“不瞒你们说,其实我之前一直觉得赫勒尔老爹对待敌人过于软弱,身为自由港的领主,‘海盗议会’的议长,却连麦辛格这样公开的‘反对派’都收拾不了,多年来一直忍受此人上蹿下跳,实在是让人气不过!”
“现在听你这么一说,我才发现自己太幼稚了,赫勒尔老爹很可能早就了解麦辛格的真正实力和后台老板,之前一直对他有所忍让,并非软弱妥协,而是没有十足的把握彻底铲除这颗毒瘤,贸然翻脸,反而有可能给自身招来灾祸。”
“赫勒尔先生不让你加入调查‘幽灵船’的团队,阻止你向麦辛格寻仇,想必也有这方面的考虑,担心你冲动之下,做出不理智的行为。”
奥黛丽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柔声劝慰闺蜜。
海拉尔轻轻点了下头,仿佛一下子变得成熟了许多。
霍尔顿觉察到气氛有些压抑,连忙换了个话题。
“乔安,刚才安姆·弗洛迪击杀巨型蛇颈龙的法术,是不是6环‘解离术’?”
乔安点头道:“绿色魔力射线,配上象征毁灭的启动咒文,还有瞬间将血肉分解成尘埃的可怕破坏力,肯定是‘解离术’没得跑了。”
“我听说‘解离术’很奇葩,杀伤力比一般的6环法术大很多,是真的吗?”霍尔顿接着打听。
“没错,‘解离术’是奥术领域的一个未解之谜,至今人们也没搞明白,其它6环法术的威力上限都是20能级,为啥只有‘解离术’例外,威力上限竟然高达40能级?”
“学术界怀疑‘解离术’内嵌了某些特殊的构型,除了固有的6环法术位和施法素材,这个特殊构型还可以提供额外的魔力,所以‘解离术’才会显得特别强大,可惜,这还只是一个猜想,尚无定论。”
“这道难题就由你来解决吧!”诗人先生笑着拍了拍乔安的肩膀,“你是天才嘛!我相信什么样的难题都难不倒你!”
乔安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我现在还没有达到施展6环法术的最低法师等级,也未曾抄录过‘解离术’的法术构型,你就让我来解决这道令无数前辈学者头疼的难题?会不会有种钦定的感觉啊……”
“先别管‘解离术’的原理,现在更要紧的问题是我们迟早会跟安姆·弗洛迪发生正面冲突,到时候要如何防御这个可怕的法术,乔安,你有办法吗?”奥黛丽问。
“暂时只想到两种克制方法。”乔安如实回答。
“有办法就好,这下我们可以放心了!”奥黛丽释然笑道。
“目前想到的两种克制‘解离术’的办法,第一种只有我自己能用,至于另一种……”乔安看了看奥黛丽和海拉尔,“尤其对你们女孩子来说,可能会有点恐怖,最好不要尝试!如果我们真的无法避免与麦辛格和弗洛迪一党正面交锋,就把那个半身人术士留给我来对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