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m8y精彩小說 《問丹朱》-第二百七十一章 不行分享-5b23a

By | 26 8 月, 2020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室内安静没多久,又响起了动静,阿甜扭头看,见坐着的陈丹朱又站起来,伸手将周玄按住——
青锋在一旁盘坐,看都不看一眼,举着一块点心高兴的吃,含糊说:“没事的,不用担心。”又将托盘向阿甜这里推了推,“阿甜姑娘,你尝尝啊,可好吃了。”
阿甜摇摇头不理会他,这都要打第二次,小姐指不定什么时候就需要她上场帮忙呢。
周玄说出这句话后,陈丹朱又蹭的起身伸手堵他的嘴,这一次周玄趴着,没有再被她压倒。
再次被手按住嘴,周玄也不挣扎,冷冷看着她。
“周玄。”陈丹朱低声喝道,“你不要瞎说,我什么对你——乱过?”
周玄被她的手嘟着嘴,发出哼的一声冷笑。
陈丹朱收回手:“我这次来,就是要跟你解释这件事的。”
“解释什么?不是你让我赌誓?”周玄冷笑。
“是。”陈丹朱低声下气,“但你想想啊,当时我们之间的是什么样?是我打你,你打我——”
周玄打断她:“我没打你。”
陈丹朱忙点头:“是是是,你没打我,是我动手,你看我们那时候气氛紧张,我也在气头上,我说那句话呢,是因为我听说陛下有意赐婚你和金瑶公主,我呢,跟金瑶公主要好,我又不喜欢你,觉得你是坏人——”
周玄嗯了声,打断她:“我是坏人?陈丹朱,你满朝满城打听打听,我周玄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哪个觉得我是坏人?最多有人嫉妒我年轻权势重,说我飞扬跋扈,但我年轻权重一是我父亲拿命换来的,二是我也拿命换来的!我们舍命换的可不是仅仅是自己的荣光,是朝廷大计,国泰民安——”
到底是读书人出身的武将,这道理说的让人都自惭形秽了,陈丹朱忙急急道:“是是,你说得对,我不是说这个,周侯爷自然是堂堂正正的有功之人,我的意思是,你对我来说,是坏人。”
周玄听了更生气,撑起身子看着她:“陈丹朱,我怎么就成了你眼里的坏人了?”
陈丹朱看着他:“这还用说吗?你想想,你我之间——”
周玄打断她:“好,那就想想,我早就知道你是谁,第一次见你,你在桃花山行凶作恶,我站在一旁可有当众为难你?反而为你叫好,这是坏人吗?”
陈丹朱张张口,这样说的话,的确不是。
“再有,常家宴席,我的确是去为难你,但我是让与你一般的武将之女,与你比试,如果我是坏人,我当众打你一顿又如何?”周玄再问。
陈丹朱再次张张口,他也的确可以这样做。
“至于你的房子。”周玄道,“我也好好商量,你要钱给你钱,你要我赌咒自己死了还给你,我也写了,坏人的话,会这样做吗?”
陈丹朱垂头轻叹,坏人也的确不会这样客气——这混账,差点被他绕进去,陈丹朱回过神抬起头,瞪眼看周玄:“周公子,不是说你对我多凶恶,而是你说的这些本都不该发生,这些都是我不想遇到的事,你没有对我凶恶,你只是对我强迫。”
周玄神情一僵,定定看着她。
陈丹朱也看着他,毫不回避。
周玄先开口:“是,你说得对,但那个时候,我跟你还不熟,就算是不打不相识,不行吗?”
这叫什么话,陈丹朱又被他逗笑。
“还有,国子监的事,你自己也说了,谢谢我。”周玄又道,“我是在帮你。”
这件事周玄终于亲口承认了,他当时出面提议比试就是帮她,如果当时他不开口,徐洛之以及国子监诸生根本就不理会她,为张遥正名的事也没有办法继续。
其实他不承认陈丹朱也知道,也正是因此,她才对周玄心里感激亲自去道谢。
周玄看着她,低声说:“陈丹朱,我不是坏人。”
年轻人的声音似乎有些哀求,陈丹朱心里颤了颤,看着周玄。
周玄看着她,声音更低低的说:“你不能不喜欢我。”
陈丹朱不仅心颤了,人也颤的跳起来,连连摆手:“不是不是,不能这样论,你不是坏人,不等于我要喜欢你。”
周玄拉下脸,又换成了冷笑:“不喜欢我你为什么不让我娶别人。”
这话题真是兜兜转转又回来了,陈丹朱跺脚:“我不是让你娶,我那时候的意思是让你好好想一想,你想不想娶。”
周玄淡淡道:“我想了啊。”
“所以,这是你自己的决定。”陈丹朱忙道。
与她无关。
周玄冷笑:“休想,如果没有你,我怎么会想,怎么会做这个决定,陈丹朱,你少跟我胡说八道,你就是始乱终弃。”
陈丹朱也急了:“你才是胡搅蛮缠。”干脆道,“那随便你怎么想,反正我是不喜欢你,你不娶金瑶,我也不会嫁给你。”
周玄笑了:“你都想到跟我成亲了啊?这个不急。”
陈丹朱恼羞成怒:“周玄,好好说话你听不懂,反正我就是来告诉你,虽然是我让你发誓的,但不是因为我喜欢你,你不要误会,你不娶谁,要娶谁,都跟我无关。”
说罢甩袖转身大步走出来。
“阿甜我们走。”
阿甜忙应声是,青锋举着点心站起来:“丹朱小姐,这就要走啊,尝尝我家的点心吗?”
陈丹朱对他笑了笑:“不用了,我上次去宫里,三皇子和将军给了我好多,我还没吃完呢。”
青锋哦了声,看着陈丹朱带着阿甜气势汹汹的走了,他探头看内里,周玄没有起身追,以及喊人阻拦,重新趴在床上不知道想什么。
青锋想了想:“丹朱小姐我送送你。”
他放下托盘跑去跟上陈丹朱,待送走了陈丹朱,再回来看到周玄还那样趴着一动不动,也没有睡,眼睛睁着,如同石雕。
“公子。”青锋将手里的托盘递过来,“丹朱小姐没吃,你吃吗?”
周玄瞪了他一眼,这才活过来,转头面向里:“别吵,我要睡觉了。”
青锋松口气放下托盘,将陈丹朱帮忙换下的被褥拿出去,交给下人。
侯府门口二皇子看着陈丹朱疾驰而去的马车,也松口气,好了,平安无事。
但消息还是很快传开了——陈丹朱闯入了周侯府,把周玄打了一顿。
“周玄跟陈丹朱有仇啊。”
“周玄失宠了,陈丹朱立刻得意洋洋来示威报仇了。”
“都没人敢拦,直接就冲进去了。”
“据说打的可惨了,血流如河,侯府的下人看到床单被子都吓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