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zv7o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吳良廣告商 txt-第七百五十章 魚上鉤了?閲讀-32qe0


吳良廣告商
小說推薦吳良廣告商
如果单纯从战力上讲,战力最强的自然是楚子曼。
战力最渣的是美琪。
这也难怪见识了楚子曼的厉害之后,再回首,阎怡勝对美琪自然是嗤之以鼻。
阎怡勝自然有救场的时候,然而美琪下场的结局经历过一次之后,阎怡勝基本上就不报什么希望了,唯有一点,战力渣了点,贤者时间就短,加上年轻体力也好,很快就能恢复过来,然后继续渣,继续休息,连绵不绝,如后浪般奔涌。
吴良难得看见阎怡勝和美琪拌嘴,两个人原本就是不同的性格,人生的经历也不同。
阎怡勝走的是海龟路线,又在IDG这样的投资公司任职,起点就比一般人高,她唯一能服气的只有楚子曼一人,其他人,包括何羞羞也吵得脸红脖子粗的,对上美琪,心理上有优势自然是不一样。
尤其是,美琪这不自量力的挑衅。
而美琪不忿的地方则在于,他认识吴良的时间早,见证过吴良从最初的孤身一人闯天下到现在的产业众多,属于相识于微末的时候。
加上不同的性格,不同的人生轨迹,而吴良的发展太快,曾经想过努力的跟上吴良的脚步,最终还是放弃了。
她能偏安于魔都一隅之地,没有人竞争,眼下,阎怡勝似乎有点在魔都发展的架势,明里暗里也总想较量一番。
当阎怡勝对于地产行业的认知发生偏颇时,她不提吴良在商业上卓有远见的智慧,仅仅只是说吴良将她从北漂的窘境中解脱出来,真正的像一个白领一样生活在魔都这个大都市里,她就已经觉得自己走向了人生巅峰。
几家商铺、数十套房产、挨踢行业副总编辑的地位,两年时间变化的太多,梦想实现的太快,有种梦幻感。
蝕骨狼吻:惡魔總裁狠狠愛 夕顏洛
不提结婚一事,她就是人生赢家,而对于帮助她实现梦想的人,她不想有任何人对吴良说半个不字,就是阎怡勝也不行,“你怎么就那么轻易的否定吴良在魔都的产业布局呢?”
阎怡勝冷笑,“你这是偷换概念,明明就是一个金屋藏娇的事儿被你硬生生的扯到产业布局上了!”
美琪扔了一个鄙视的眼神给她,笑嘻嘻的抱着吴良的胳膊,脸都贴了过去,“钱挣到一定程度不就是一个数字么?”
吴良思索了片刻,真的是这样的么?
他有些迟疑,以他现在的投资,就算是躺着,也是未来的天朝首富了,但是,他依旧觉得哪哪都需要钱。
如果真的够,为什么不能再多建点学校?
归根结底,还是钱少了。
和美琪这样的小富即安的心态相比,吴良是诸多的网络写手中的一个,他们喜欢看轻小说,把这当成是休闲的一种方式,看着文中的各种梗,哈哈直乐。
还有人喜欢看玄幻,总是说国外的那些超级英雄都是渣渣。
公子晋阳
也有人喜欢看穿越,逆天改命成为人们的幻想,想着自己真的有这么一天会怎么办?
当然,也有人希望看到曾经并不光彩的部分历史,无论是你的我的或者整个天朝的,不再留下那么多的遗憾,吴良也会这样想,在自己有能力的时候去这样做。
有句网友曾经说过,穿越文,零八年不写三聚靑胺,不写奥运,不写那场惊天地动的大事件,穿越了干啥?
这就像是一个魔咒一样紧紧缠在吴良心头的不解的定式,就好比强迫症之于牙膏必须从底部一点一点向上挤一样,伴随着吴良越来越成功,魔咒也越来越紧一样。
他原本就是一个悲天悯人的泪点极低的小人物,看不惯那废墟里的一只手,更看不惯尿不出来憋的浑身水肿的大第闹娃娃。
所以,追求更多的金钱似乎和吴良现在所从事的事业背道相驰。
即便他给自己找了一个错层战略的借口,虽然这个借口是绝对可行的,却依然不能解开他心头上的那道枷锁。
撫劍吟嘯
可是他还不能指摘自己的女人这么想不对,更不能全盘托出自己真实的想法。
归根结底,还是世界观的不同。
自由活录 小树懒
这里的世界观指的不仅仅是吴良个人的,还有整个世界加诸于吴良世界观本身的东西。
也就是说,即便他一门心思的要玩广告,但是依旧在发展的过程中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
无限之美剧空间 野山黑猪
比如,他以为有了编译值,就可以随意的玩弄整个挨踢,然而编译值的不足以及不时的消耗,让他当初将搜猪就那么便宜的处置的做法是有多么的愚蠢。
再比如,互联网寒冬的复苏,最佳的入主BAT的机会,错过了可惜。
白派传人 q夜猫
很多时候,这个世界的轨迹还是强势的沿着固定轨迹发展着,吴良的出现无非就是夺取了原本属于别人的那一份,这个世界的世界观并没有发生太大的改变,天朝还是那个天朝。
蝴蝶翅膀的煽动,改变的是小事件,大的没有多少,如果有,只是故事的主人公发生变化罢了。
再比如,谈广告不得不说品牌,说品牌就只能谈企业发展的历程,三聚靑胺事件之后,四鹿价值一百六十亿的四鹿品牌灰飞烟灭,解决的办法又是什么。
痛心疾首国内知名品牌的消失,仅仅是痛心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还必须有强大的资本力量介入,否则,你就算是天朝最牛的4A广告公司,旗下有极强的品牌管理咨询公司,也是然并卵。
所以,错层战略就是如此,天朝的广告公司太零散了,整合不是靠嘴巴的!
吴良的产业布局有新意,但是更多的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布局,是有过成功先例的。
他准备过好多说辞,感受着臂膀传来的那丝黏腻,很是随意的问了句,“都还没实现财务自由,谈不上说这句话。”
不同的人对于财务自由有着不同的理解,就像年薪两百万的总经理也会喊着钱不够花,年薪五十万的金领也是,财务自由总是伴随着自己的谷欠望而变化着的。
帝落天啟 會哭是魚
小富即安的美琪认为在魔都有几套房子,有自己的产业,还有一份稳定的白领工作,再加上一个对自己千依百顺的男朋友,这样的人生就算完美。
阎怡勝显然不是这样,她继续表达自己的不忿,“你不懂!”
作为一个对于商业有着敏锐头脑的前IDG投资人来说,她有这样的傲气去评价,但是她明白,她退休后的生活或许就是美琪现在的样子——享受生活。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不过,还没有到达这么年轻就退休的年龄,她能融进吴良的身边依靠的是她给自己的人设,她才是那个可以伴随吴良成长的背后的女人,就像配重那样,看着吴良攻城略地,有和没有,大概就是零和一的区别。
一个是刺激,一个是禁忌般的刺激。
其实也就是酸葡萄心理罢了,美琪一语道破,“酸吧?”
她俩打哑谜,吴良看破不说破,再看看时间,“快点吃,吃完,下午还有任务呢!”
手机上一连串的短信,吴良挑挑捡捡的回复过去,有许久未见的郭一五,有京城来的夏大律师,吴良统壹回复,“晚上一起吃饭,定好了给你说地址。”
这两位是为了小说网站的事情过来的,算得上是开辟新的市场。
难得吴良在魔都,有他亲自安排,少了扯皮,效率会高上很多。
吴良回了几条信息,再抬头看坐在对面的阎怡勝表情变得怪异起来,问了声,“怎么了?”
阎怡勝眉毛皱在一起,拿着手机给他看,“提前说好,不许和她有除了工作以外的任何关系。”
吴良脸黑,手机被美琪夺了过去,一字一句的念到,“我最近心神不宁,总感觉哪里不对,能不能帮姐姐答疑解惑?”
再看发信人,“朱小静。”
吴良略一思索,“这是鱼上钩了?”
朱小静能够担任恆天然天朝区的总裁,个人实力是毋庸置疑的。
不过,吴良对她的评价是,生不逢时。
大概意思是,天朝能在零八年以前在乳制品行业声名赫赫的大佬,几乎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
四鹿的陈董,老牛的牛老板,包括明光的王嘉芬。
誰說青春都浪漫 偶然記得
这算是天朝给民众的一个交代。
有明有暗。
热点过后,往往是很多年以后,人们才能从变化之中发现端倪。
朱小静也是一样。
从另外一个层面来看,三聚靑胺事件对天朝企业的影响至少有三十年,对于恆天然这个庞然大物来说,影响也一样——谁让她收购了四鹿43%的股份呢?
人倒霉真的是喝凉水都塞牙。
朱小静没来由的心悸让吴良警惕了起来,虽然嘴上说着鱼上钩了,心里也难免忐忑。
阎怡勝对朱小静提防的心思很重,一方面是吴良,另一方面,她没有生意场上的优柔寡断,所以,当美琪好奇的问“朱小静是谁的时候”,她几乎是盯着吴良的眼睛在说话,“两码事,别让我鄙视你!”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