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p36p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我不是職業陰陽師 愛下-八十五夢中丹成鑒賞-8b29w


我不是職業陰陽師
小說推薦我不是職業陰陽師
我叫金雨是个特别简单的人,和很多人一样“普普通通平平常常”,幻想着有个心爱的女孩在我身边,然后我们谈场恋爱结婚生孩子,就如现在这样我和胡敏在车上,你笑我闹,忘记了所有的烦恼!
明天到底会发生什么,没有人可以说的清楚,做人干嘛要想那么远的事情!即使想了又如何?把握现在珍惜眼前人不是更好吗?
虽然在我年少的时候,曾经幻想着做个大英雄,可那毕竟是儿时天真的梦想,如果可以我才不要做什么大英雄,更不想和阴魂鬼物扯上半点关系,天塌下来自然会有人顶着,就算砸也是先砸个高的,和我有什么关系?
能力越大付出的责任越大,我没有什么能力,更没有拯救苍生的超能力,做人啊!还是简单点好,就像现在我和胡敏在一起简简单单,只因她说的一句国宝大熊猫,和我的一句白骨精的调侃,我们因此拉开了话匣子,我不记得那天我们聊了什么,看着路边的风景和她调皮精灵般动人的笑容,那阳光照在我们身上是那么的温暖,我真想时光就停留在这一刻!
时光是不会因为某个人,某件事而停止,我们笑着笑着彼此的眼神就交织在一起了,那眼神渴望热烈真挚,我看着她长长的睫毛在扑闪扑闪的,她有点娇羞如含苞待放的花朵一样,好像在期待着什么!这个时候我就是个傻子也该知道要做点什么,四目相对热情如火,眼看那嘴唇即将要吻到一起,即将结束我的初吻的时候,一个粗矿的声音带着东北特色口音,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铁刹山到了啊,铁刹山到了,有下车的没?我艹你大爷的。
这该死的司机,这该死的路途怎么这么快?此刻我心中真有一万个***在飞腾而过,在这最关键的时候怎么可以有广告?以前看电视的时候那时候广告特别少,刚开始没觉得什么后来电视上广告越来越多,看的人心都发慌,最主要的是那年头没有快进,只能硬生生的干等着广告结束,这和**有什么区别?
记得那时候出了一个特别的广告,但时间长了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广告词“是关键时刻怎么能广告”三九胃泰提醒您~我尼马的看来我真的是广告中毒太深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完全驴唇不对马嘴。
现在偶尔想想,过去看的听的这些广告,这也是一种满满青春的记忆,人在越长大越孤单,也在回忆关于过去的点点滴滴的美好时光,在司机大叔的提醒之下我和胡敏尴尬的下了车,两个人脸红的像个苹果一样,她是一个很热情大胆的女孩,下了车子主动牵着我的手对我说,走吧!国宝大熊猫咱们一起上山找竹子吃吧,说着她可爱调皮的朝我笑着。
蜀都鬼話
我发誓我那时候感情太纯洁了,纯洁的就像一张白纸一样,也许可能是我太傻太笨太愚钝,这么好的机会就这样被我白白的浪费了,看来我确实是情商太低了~时隔多年还会想起那天,如果当时吻你,当时抱你也许结局难讲,我那么多遗憾,那么多期盼你知道吗?
我爱你是多么清楚,多么坚固的信仰,
這個王爺撿到壹只熊貓
风舞月华
嫁值千金
我爱你是是多么温暖 多么勇敢的力量,
我不管心多伤 不管爱多慌,
不管别人怎么想,爱是一种信仰
把我带到你的身旁,我知道那些不该说的话
让你负气流浪,想知道多年漂浮的时光
是否你也想家,如果当时吻你 ,当时抱你
也许结局难讲,我那么多遗憾 ,那么多期盼
你知道吗?
我爱你,是多么清楚, 多么坚固的信仰
白手邪醫
我爱你,是多么温暖 ,多么勇敢的力量
我不管心多伤 ,不管爱多慌,不管别人怎么想
爱是一种信仰,把我带到你的身旁
我爱你,是忠于自己 ,忠于爱情的信仰
重生九零逆袭记
鬼之替身:我能拥有爱情
長生奇緣
我爱你,是来自灵魂 ,来自生命的力量
在遥远的地方,你是否一样 ,听见我的呼喊
爱是一种信仰,把你带回我的身旁。
后来每当我听见这首歌的前奏响起来,心里莫名的悲伤,它治愈着我心灵的伤,也在时刻提醒着我内心不愿解开的伤疤,那天的山路我们刻意走的比较漫长,仿佛要把这段美好的时光,深深刻在彼此内心深处。
乌纱 西风紧
在长的路总要走完,在长的人生戏剧也要拉下帷幕!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延阶而上站在高处,看着铁刹山的山势险峻,峰峦叠嶂,气势雄伟,风景秀丽,山上流水潺潺,野花灼灼,翠柏参天,苍松蔽日,云雾飘渺,别是一番意境,天地之间广阔无垠,人在天地间真的如蚁虫一般,道观内小道士一路指引着我们来到了,与天同寿碑 ,西聚仙台 ,八宝云光洞等,最后在一处单独的房门前停下,深施一礼说道:“无量天尊,黄道长正在炼丹”,两位请稍等一下。
说着小道士就要敲门,我急忙上前一步,对他说道:“道长请慢我听说炼丹之人最怕打扰”还是不要轻易打扰黄道长的炼丹,我们还是先去别的地方等一下吧!刚才在上山之时曾经问过这位道长,从他口中知道我舅爷黄老道的炼丹正在紧要关头,如不出意外三五日内金丹必成。
所以我不敢贸然的去打扰他这紧要关头,我现在虽然对金丹不感兴趣,可是却怕在关键时刻出了其他的篓子!要知道炼丹这东西,在现实中虽然没有接触过,但平时在小说里面看的还是比较多的,什么要注意火候啊,药材配伍,灵力分配,最主要的一条是“千万不要在丹成的时候去打扰炼丹的人”因为那样很容易造成丹破,甚至是走火入魔,反正小说里差不多都这么写的。
那道士听完我的话又是深施一礼,对我们说道:“既然两位是黄道长的故友”且不妨先暂住几晚,只是小观简陋让两位贵客见笑了,不妨不妨,就这样我们随道长分别入住在道观里,一般香客是不在道观里留宿的,可能是我们和黄老道的关系比较深厚,才有这样的待遇,夜里不知道是几点钟,我做了一个奇怪梦,梦见丹药成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