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6m9c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深淵歸途 txt-36 偵探之疑相伴-b0psy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除了这个以外,那位“少爷”的情报陆凝也给所有人都描述了一下。燕子丹获得的那块肉已经融入了她的手臂,此时就像是一道伤疤。金云泰和宋采薇也检查了一下,只是看上去有些丑,并不影响身体。
相对的,金云泰和钱义朋去草洼子一行则没有多少收获,关于汤海瑶报纸上那一则煤气中毒事故他们也没有碰到后续处理的人,毕竟是昨天的事情,应该已经处理过了现场。这样一来,是否是属于白礼举行人进行的谋杀也很难查验。
晨光曦明
而陆凝带回来的那本书中,是一份对于枣园庄本地白神的笔记。这份笔记的主人是谁已经不知道了,只能说很有可能是那位老财主,而笔记甚至记录了白神成为白神之前的事情,那个时候这只鬼也是有名字的,名为“相幽”。
从笔记的内容看,相幽原本是老财主这一家族供奉的鬼仙,而且年月许久,至少在这人写笔记之前就已经是了。鬼仙依旧是鬼,性格反复无常,在供奉年深日久受香火渐盛之后,已经愈发不能和平共处。家宅逐渐不得安宁,也让这个家族开始人丁零落,难以为继。
笔者便设计了一些摆脱鬼仙的方法。但相幽在这么多年里早已和家族命运息息相关,若要摆脱这个鬼仙,要么仔细将二者的气运分离,要么就要将鬼仙再封高位,传统的灭鬼手段已经不可能使用了。
研究过程当中,笔者也和相幽进行了数次相谈。这样的行为是瞒不过作为家宅镇宅鬼仙的相幽的,只是相幽同样知晓这些,并不畏惧这个家族的人耍阴险。在交谈当中,相幽表现出了对封位的倾向性。毕竟它已然拥有“相幽”之名,封正已过,若能真得一天地位次,对将来的修行也大有裨益。笔者将两个计划向相幽说明后,也得相幽点头让他同时研究。
陆凝手里的剪刀其实就是研究成果,和笔者描述的分离命运所用的法器相符,只是此物虽然具备该有的功能,却难保分离之后会产生什么别的后果。毕竟一族久受鬼仙庇佑,此后骤然失去,就像是没了壳的乌龟一样,会失去很多防御外界阴鬼侵扰的能力。
龍女的封 瞳未然
因此笔者也同时寻找着一个合适的封位之机,他发现了“守夜”的习俗,并且察觉到有人正在借此展开另一个被称为“白礼”的地方鬼怪交易仪式,当时因为局势动荡,多数地方不存在地仙,这些空出来的位置通过白礼交换,可以让一些足够强大的鬼怪有实无名地占据土地之位。
将此法与相幽商谈之后,相幽亦认可此道。
而后则是关于白礼的研究部分。
白礼最重要的是第一次白礼的准备,无论如何都需要一名懂道术的人和一只足够强的鬼相互配合。白礼脱胎于“守夜”,而守夜实质上是一种可以说半成品的仪式流程了,原本存在于各地的民俗习惯便具备着高度的仪式素养,只要在其中添加必要的“象征元素”,即可使之变成一个真正的仪式。
也就是说,每个地方的白礼在本质上都是不同的,都是最初的那个会道术的人添加了自己需要的元素而形成。但在表现上却又是统一的,因为第一次的白礼必须是让鬼取代当地土地的位置。若那位道术并没有将个中奥秘外宣,那么后来的人大概也只会去模仿第一次的白礼……于是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幸运的是,笔者道术修为足够,他亲自完成了一场针对“守夜”的改造,将它变成了白礼。不过在这期间,他也发现了“守夜”这个习俗的一些问题,在某些特定场合下,“守夜”本身就会化为一场招鬼的仪式,而且条件宽松,在这片地区很多地方的阴阳平衡都不算均匀,也正是因为这个习俗形成了不正常的阴地。
笔记最后的总结是这样:
【若自称以此法拯救这片地域,实为大言不惭。然而观风水日久,内心愈惶恐。此处一去,城镇无数,居户百千,若长此以往,不出一甲子,阴地化坟,便是人间坟茔,骸骨无算。以白礼杀人,而又以白礼庇佑一方人民,天意难测,福祸难明。】
=
密城夜间,游乐园依然五光十色,临近年节,更多人愿意出来玩玩,并不像接龙故事中描绘得那般冷清。
“哈……”
档腹黑娘亲带球跑 桐歌
站在游乐园门口的女生哈出了一口白雾,她所站的位置光照不到,恰好位于旁边一座建筑投下的阴影当中。如果一定要仔细看的话,会发现无论如何都不能对她的面容有个清晰的印象。
水清遥,来自集散地星界圣堂的升阶游客,此刻感到有些心烦意乱。
鬼怪场景、接龙故事,一个可疑到顶点的场景里却总是抓不住那一丝真正用来破局的线索。根据任务显示,自己应该是二十四个人中仅有的两个具有灵力道法一类条件的那个人,而如果这个场景不含有对抗要素,那么那位“凶手”应该是场景内人物。
这不意味着情况会好多少,水清遥多少更愿意和游客对抗,因为双方必然处于最初对等的立场上,而场景内人物没有任何实力限制可言。
她再次吐出一口白雾。扑克马戏团的阴气依然残留在这里,只是这样一个特殊的大型鬼怪群体,自己也不敢直接闯入对方老家,何况现在马戏团既然没有继续表演,说明有人按照故事里的方法得到了团长的位置,这个人的态度还不明确——应该说,对方也在试探自己,今天在路上似乎被鬼怪盯上了,但没有发生攻击,大概便是受控制的鬼。
密城这里还有什么线索吗?水清遥思索了一下,她这两天的调查不外乎将整个密城里的鬼怪传说都核对了一下,可是很可惜,这些小鬼没有相关的线索,或者说不是这个场景的关键。
金城公主和親記 霓裳夭夭
而目前有多少人正在展开调查呢?根据她的了解,已经有一半人以上表现出察觉这个接龙有问题、遇到鬼怪、遇到真正懂道术的人,开始为了解决自己的问题行动。这些人都是游客吗?即便不是全部,估计也有很大一部分是,只是这个程度还在场景允许的限度之内。游客只是不能“主动暴露身份”,但是这样的行为混杂在非游客中也不奇怪。
她又哈了一口气。
“杀死‘凶手’……真是直白的任务。侦探是负责要杀人的吗?真搞不懂集散地在想什么。”她想。
这时,从游乐园灯火辉煌的地方走过来了一个小丑,它摆着滑稽的动作,逗过往的游客开心,小丑很快就来到了水清遥的面前,猛地一个立正,那双被涂抹成红色的大嘴唇发出了尖细的声音:“尊敬的女士,我听到了你的呼唤~”
“Staccato,你的团长并没有被我招来,也察觉了这里的异常。”水清遥说道。
“是的~所以我作为发传单的人,主动过来向您分享我们的喜悦和心得!女士,是要成为马戏团的成员吗?”
“我真希望有个不是那么疯疯癫癫的家伙来交谈。”水清遥将手放入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
“我不知道是谁成为了你们的团长,但你们对我抱有警惕和疏离的态度——这是当然的,然而你们并不在我首先要解决的目标范畴之内。”
“哦,哦,女士,这样的恐吓我的小心脏可承受不住。”小丑捂着心口一脸受伤地说道,“您真是自信满满,狮子先生一定喜欢您这样富有勇气的人呢!”
“转交你那位团长,Scordatura,这是必定要完成的事情。”水清遥没理会小丑口中的挑衅,将信封塞入它手中,“我已经看到阴气转动,你们要离开,我不会阻拦。”
“没有人能阻挡扑克马戏团的巡回演出!女士!期待着我们再一次相会!”小丑一个夸张的躬身,“下一次你一定会喜欢上我们的朋友们的!”
水清遥转身离开了游乐园,她在密城一无所获,那么接下来就应该去铜方镇调查一下郑云亭在那里究竟遭遇了什么了。小说里的郑云亭已经死亡,现实中的估计也好不到哪去。
嫡女盛妝 汐溪
=
枣园庄这边,陆凝已经把地图仔细研究了一下,吕屏、宋采薇和金云泰会在一定距离之外接应,防止计划有别的什么变化。而陆凝则研究了笔记上那个“守夜”相关的一些记载,这本来就是一群不会道术的人仅凭一种周期行为所引发的半仪式,即使是不会任何道术的陆凝也可以复现。
“太危险了吧?要不再多一个人?”燕子丹摸了摸手上的那块变色的肉,“我也可以吸引鬼,而且我可以用这个躲到里界去,也不会担心遇到危险。”
完事
“还是会有危险。而且我之前遇到过白面佛,一直没有让吕道长帮忙驱除身上留下来的阴气,只要身边没人,应该对鬼魂有很大的吸引力。此外根据笔记所说,如果这里的白神是相幽的话,它所拥有的几个手下应该有足够的实力杀穿。大东路内存在的鬼大多都是那种偷袭落单、制造恐怖的类型,但是明面杀伤力足够的鬼可不多。”
回绝了燕子丹之后,明天白天也不是要闲着的。吕屏和金云泰已经从那些摄像头上寻找到了足够的阴气痕迹,想追查或许有些困难,但利用这些阴气特征来制作一些感应符咒却没什么问题。尤其吕屏本身就是个绘制符咒的好手。
恶人修 罗霸
“人手一个最好。”吕屏清点了一下人数,从包里取出黄纸朱砂开始准备了,只是今天有些忙,陆凝得到的那些老财主家家仆血脉符还没时间研究。金云泰则让自己的小鬼们也一个个记住这些阴气线索。
最后一件事就是宋采薇早晨发出去的那些首饰,也到了收回的时候了。
“燕子丹……你通过了。”宋采薇首先查验了燕子丹手里的那个首饰,这也不出所料。燕子丹就算在那个鬼域里也没有过分动用法器的力量,这份清醒的控制力无疑合格,宋采薇也认可了。
唐朝大宗师 暖阳倾城
但是剩下几个人将首饰交还的时候,宋采薇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陈航,周诗兰,你们两个不通过。”
“什么?”陈航瞪大了眼睛,“宋姐你是不是担心我们以身犯险出了事你会担责任?别忽悠我们啊。”
“谁有那个闲心!”宋采薇狠狠瞪了他一眼,“你和周诗兰都是过于冲动,剑上心绪不宁,易受外物干扰,情绪化状况尤其突出。”
“这……请问是怎么看出来的?”周诗兰也有点不甘心。
彪悍農女擒夫記
“你们两个的,穿心和碎心剑。”宋采薇把二人的剑形首饰挑了出来,两把剑现在看起来显得非常油亮,而众人早上都是拿了首饰的,知道那时候这些首饰可没有这么亮的光泽。
“你们的心绪在今天整理那些视频和音频的时候就发生过各种变化,甚至肯定不乏获得了这些力量之后的胡思乱想。对心境感应发生的变化让剑内的法力随着发生了变化,现在这个样子就是徒有其表,然而内心并不足够坚实,在剧烈冲击前容易一击溃散的表现。”宋采薇严肃地说,“我是绝对不会同意你们去用什么鬼器的,拿着我的法器护身保平安还能少点事。”
“那别人呢?我要看看对比!”陈航还想挣扎一下。
“钱义朋是合格的,自己看。”宋采薇将第三把剑放在旁边,对比非常明显,这把剑和早晨交给钱义朋的时候如出一辙,可见他的心理变化并不明显。
滕璇急忙问:“那我呢?我……”
“你也不合格。”宋采薇叹了一口气,拿起滕璇的首饰,那个首饰倒是没有变的油亮,却明显颜色变深了一些,而且如果触摸的话能感到温度略高。
殿上歡:王爺有點渣
“你有非常不错的品格,为朋友的热血,勇气,信念,因此也让这上面的法力出现了高温,然而这种心境也非常容易被鬼怪利用,热血变为鲁莽,反而会招来很大的祸患。你今天见到的一切都让你不甘心于自己的无力……可惜你不能通过这条路获取你想要的力量。”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