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33v优美言情小說 萬法無咎討論-第二百二十章 得失預言 定計無悔鑒賞-9n47m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
黄希音眨了眨眼,虽然略显意外,但双颊上还是浮起一抹笑意,上来拜见师父。
归无咎微微沉吟。
黄莺。
看来自己因缘所感,便落在这小家伙身上。
推算时日,其早在数十年前便该完成了“二蜕”。如今形貌果然有了明显的变化,那宛若猫头鹰的特征进一步褪去,此时几乎与“三十六子图”画卷之中的形象别无二致。
如今见识过“三十六子图”的诸位上境大能,恐未必能将黄希音辨认出来;但若是加上黄莺,却可看出端倪。
这未名异种,当初甚幼之时便能预测到自己一十三年之后的吉凶。如今二蜕之后神通具足,该当较之当年更有精进才是。
不止是归无咎出游武域的这四十五载。再往前推溯,自开元界中搬出,新立此界、秦梦霖入主之后的那数十年,归无咎便极少见到这小家伙。其中因缘,当年它自己也曾隐晦提起。
看来它唯有与黄希音在一处时,方得自在;若是自己或秦梦霖来寻,它便提前避过。
归无咎忽然一笑,道:“若是希音修为再涨,道途得立。吾却可划下一片好大疆域,任其自行闯荡。届时你亦可独揽气运之盛,再不虞我与秦道友侵凌压迫。”
这一番话,自然不是对黄希音说的。
话音方落,只听一个娇嫩的声音道:“当真?”
北面墙壁之上,忽见一只狸猫,钻透虚空,露出小小脑袋,左右张望。
它方才明明是钻进黄希音袖中,这时候却从墙壁之外钻了进来。可见其经由二蜕之后,天赋空间神通,愈发神妙莫测。
归无咎笑言道:“你方才所言,其实也不无道理。希音乃是我之弟子,若是有提升修炼速度之法门,岂有吝啬不予之理?若是希音有了元婴境修为,足可与当世后起俊彦争衡,那么她接任半始宗之位便可提上日程。纵不能立即上位,但所持权柄自然不小。到时候甚至可以分拨一处小界,独归你所有。无论修持静养,皆无不可。”
黄莺闻言,双足伸展,仿佛幼猫踩奶一般的动作,显然十分动心。
归无咎见火候已到,便言道:“我眼下有一桩小小疑难。倒要借尔之力,助力一助。”
護花邪少
黄莺小眼珠子一眯,虽有几分不愿,但还是迟疑道:“说说看。”
归无咎便将“清浊玄象”之事,详说一遍。
黄莺闻之,却用前爪挠了挠脑袋,貌似疑惑的道:“清浊玄象,这是什么玩意?于你有何关联?不知道,不知道。”
归无咎眉头一皱。
是自己心缘感应有误?还是黄莺明明卜算出结果,却假作不知?
黄希音一伸手,教黄莺跃在自己手背上,轻轻抚摸其锦缎一般的皮毛,同时认真道:“黄莺。若能够窥见天机,千万告诉师父,莫要藏私。”
黄莺米粒般的小眼珠子一转,很是无辜的道:“什么清浊玄象大小,我本来就不知道呀……谁藏私了。”
归无咎心念微动,想起一事。似笑非笑的道:“无论与清浊玄象有无关联。若是其余吉凶脉络,你看见什么,直言无讳才好。”
黄希音将小家伙捧在手中,四目相对,亦应声道:“正是。看见什么就说什么,不许隐瞒,听见没有!”
黄莺似有两分无奈,哼哼唧唧两声,便道:“数十载后,你将面临一道分歧。走出一步,身上的一桩重要机缘,将会损折三分之一;当然,也会有些收获……如何抉择,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之后,再度身化青电,恍然无影无踪。
归无咎默然忖道:“四个时辰。”
这的确是相当大的代价了。
但是略一思索,归无咎已默默做出了决定。
异种黄莺的天赋神通,虽然神异无比。但是并不能代替卜算之道。因其只能观望近人的吉凶走向,却并非遍知周天之事。所以它的确卜不出清浊玄象小界广狭如何,只能从另一个角度切入,回答问题。
随着黄莺冥冥中与黄希音关联愈发紧密,它也愈加不愿意援手旁人;金口难开,着实吝啬得很。数十年前它为归无咎预言过一次,当时可是甚为大方的。今日若非归无咎机敏,几乎便要被它蒙混过去。
归无咎看了黄希音一眼,和声道:“你且随为师出游一趟。”
黄希音好奇问道:“何事?”
归无咎正色道:“凭心缘所感,寻一处山水佳地。小界中灵机虽足,却有违自然之理。”
黄希音皱眉想了一想,忽然面若冰河解冻,笑靥灿烂,好似福至心灵,将一桩紧要环节思考透彻,身心亦由此十分通透愉悦。诚心一拜道:“谢过师父点拨。”
她原本是要在小界之中结丹的,但心中却朦朦胧胧隐有憾意,但一直并未琢磨透彻。
誓不入宮門
直至现在,才恍然明悟。
师徒二人驾起遁光,出了丹霞玄渚小屿。但还未走出几步,已见当面一人,迎了上来。
归无咎之道侣,秦梦霖。
秦梦霖正色道:“孤邑、路艰二位上真,有急事寻你。”
略望了黄希音一眼,秦梦霖已知二人将为之事。又道:“你但去无妨。若是为希音探求最合法度的破境之地……我与她同行便可。”
黄希音闻言,小嘴微不可察的一扁,但是却并未出言拒绝。
归无咎点头道:“如此也好。”
对着黄希音吩咐两句之后,便调转遁光,出了小界,直往半始宗后殿而去。
美人在侧
其实二者相隔咫尺,须臾便至。
孤邑、路艰二位上真,早已在殿门口处相迎。
双方见礼落座,归无咎心中微奇。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粉基地】,看书领现金红包!
姚纯、孤邑、越湘三人,多理内事;但据闻最近数十载以来,路艰上真多理外事。不知他有何急务在身,非要来寻自己定夺。
孤邑上真倒是没有多卖关子,坐定之后,直言道:“非为别事。正是半载之前,小界之中你我所议之事也。”
路艰上真接口,将详细原委,述说一遍。
第一次清浊玄象之争前夕,圣教隐宗双方对于各自手段、底力掌握并不十分确凿。因此试探性的较量,亦属必不可免。表现于外,便是桑鹕族与角兕一族的争端布局。若是一方应对失当稍有失察,得计之人自可轻取一阵。
但是事实证明,双方皆无有破绽。
既如此,若是再胶柱鼓瑟因循旧法,那不过是突然空耗人力而已。既然双方皆已达成共识,不愿在第二次清浊玄象之争彻底摊牌。那么这一局棋,干脆就下的干净爽利一些。
所以双方约定。斗战之法门章程,双方提前数十载便彻底定下,然后通过阴阳洞天传布一界,定下各自之许诺。以一界万方之信誉为凭,料想无论是隐宗还是圣教,都不会轻易背约。
半载之前,在归无咎与孤邑上真相斗之时,双方交涉,其实已经延续甚久。
归无咎或有可能参与主界之战这一底牌显露后,第一时间便通传了总领交涉之事的路艰上真。
本来在主界争夺中,路艰上真坚持单打独斗之法,始终不肯让步。这便是双方拉锯已久的根源所在。此时他得知了归无咎之事,心中已然有数。但若是骤然退让,必引人生疑。是以在表面态度上,路艰上真依旧不曾让步。
此时圣教祖庭却忽然提出一个建议——
若是隐宗一方同意主界之争的格局定为双方每一界各出三人相斗,那么圣教可以接受辅界之争双方每阵人数,由隐宗一方随意指定。
首相私寵:嬌妻快到懷裏來
风尘谱 萧逸
若实在无法谈拢,那主界之争便唯有放开人数限制,大家各凭底蕴和承受能力去填。
我的老婆是幻想少女 小小天下飛
聖祖 傲天無痕
这是圣教一方的最大让步,亦是底线所在。
其实路艰上真对于这个方案甚为心动,但是松口之前,有一桩要事需要落实——那就是归无咎是否确定参战。
所以借着回宗禀明道尊的借口,亲自赶回,务求得一个实信。
孤邑上真缓声出言道:“八方因转图与大数之阵皆无果,某已知之。虽然师长与诸位上尊正在研讨一门妙法,但在下也只得叨扰了。五位上尊一同推演,似得出一果。那清浊玄象小界,随时而动,仿佛胎息,莫衷一是。此物出世之时机虽大致得出,但并不能精确到一息一刻。所以推演其大小,终究难能。”
略一停顿,孤邑上真又道:“吾师以为,归道友这一桩机缘得之不易,不如拒之,照前例参与辅界之争便是;但是与归道友同出一源的那位东方上尊,却以为最好问上一问归道友自己的意见。由你本人自由心证,料想心缘无误。”
“商议之后,吾师等四位上尊皆以为是。”
路艰上真一声叹息,道:“如此抉择,对于道友而言,或许有些为难。在下三日之后再得回返。便由道友仔细考虑三日。”
田園小醫妃
归无咎心中一笑。
这倒是前脚紧跟着后脚;黄莺方为自己解除疑惑,这题目便恰好迎了上来。
当即正色道:“不必三日。主界之争,归无咎应下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