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mfi都市言情 聊齋之家有妖妻 txt-第六百一十二章 荊州局定讀書-7jlmu


聊齋之家有妖妻
小說推薦聊齋之家有妖妻
夜叉军虽然彪悍善战,但真正论到高手,芒角这一方势力却仅有几人而已,若没有神仙岛的修士相助,单独面对王丰都极为勉强,如今佛门修士在外叫战,除了让神仙岛出面之外,芒角的确是再没有其他应对之策了。
神仙岛的修士也知道佛门是冲着自己来的,躲是躲不过去的,于是也只得出战。双方一连斗法七日,互有胜败死伤,也都渐渐打出了火气。
年少輕狂之縱橫 聰明白癡
终极强化 窈窕绅士
斗法之中,还是神仙岛的修士略处下风,幻蝶仙子见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于是与一众同门商议之后,布下了天心迷魂阵,与佛门修士斗起阵法来。
此阵杀机不显,佛门修士原本并未放在眼里,然而一连进阵三人,却都了无音讯,白云禅师和文真禅师这才急了,聚众商议道:“此阵诡异,连我等都看走了眼,似乎不是凡间的阵法。如今三位同门被困阵中,吉凶未卜,诸位可有破阵之策。”
众僧闻言,都皱眉不语。要知道进阵的三位高僧都是地仙修为,尤其其中的惠如禅师,更是佛法精深,不在白云禅师和文真禅师之下,距离天仙菩萨的境界也只在一线之间。
佛门的称谓极多,在超脱生死之后,其果位以佛陀、菩萨、罗汉三种为主流称呼。以境界而论,大体上佛陀最高,菩萨次之,罗汉又次之。但这也并非绝对,因为佛法有大小乘之分,大、小乘佛法内部又分了许多宗派,各派对果位的划分都是有差别的。例如小乘佛法之中,自佛陀以下,能证得的最高果位便是阿罗汉。而大乘佛法之中,佛陀才是佛修们能证得的最高果位。尤其是禅宗,更是讲究见性成佛,人人皆可成佛。
而在部分宗派之中,则对菩萨果位十分推崇,将菩萨也划分等级,最高等级的正等觉菩萨,便如佛陀一般,智慧圆满,金刚不坏。
但不管怎么划分果位,佛陀也好,菩萨、罗汉也罢,都至少要超脱生死,了断烦恼,才能证得,换在道门之中,便是天仙起步。
如今天条覆盖三界,佛门放在明面上的高手,便也如道门一般,都是地仙巅峰。白云禅师、文真禅师和陷入天心迷魂阵之中的惠如禅师,便代表着人间佛门明面上的最高修为。
穿越者俱乐部 徐晃班长
连惠如禅师都被困阵法,无法脱身,这还能怎么办?除非请出觉妙大师或是玄机神尼,否则此阵实是难破。
绝色佣兵妃:倾覆天下
眼见众僧都无计可施,王丰沉吟了许久,这才道:“神仙岛虽沦为了邪魔外道,但心神老祖毕竟修炼的是道门之术。诸位大师没有见过神仙岛的阵法,倒也并不算奇怪。不过道门之中,或许能有高人能识得此阵也不一定。”
白云禅师闻言,目光一闪,道:“王道友此言也有理。道友出身崂山,何不请师门长辈前来看一看这座阵法?”
荒原閑農
王丰摇头道:“我师父、师伯、师叔们如今正在闭关,短时间内只怕是无法下山了。不过这交州之地,方圆数千里,难道就找不出几个高人吗?”
白云禅师沉吟了片刻,道:“罗浮山倒是不远,贫僧以前游历天下,与罗浮山的伞道人乃是故交。或许可以通过他,打听一下罗浮山中是否有认得此阵的高人。”
当下白云禅师抬手一挥,一朵白莲顿时显化出来,禅师对着白莲说了几句,随后那白莲便化一道流光,往罗浮山而去。
片刻之后,就见流光一闪,那白莲复又飞了回来,落入白云禅师掌中。白云禅师对着白莲细听了片刻,这才一脸无奈地道:“伞道人说罗浮山中对阵法研究最深的,是已经证道飞升了的青霞真人和玄虚真人。如今山中并无通晓阵法的高人了。他建议我们去鹿门山请教。”
王丰闻言,目光一闪,道:“大师可觉得,这回应你的伞道人有无异常?”
白云禅师愣了一下,随后道:“应该没有吧!这声音和语气,乃至于法力波动,都与伞道人一般无二。王道友何以会这么问?”
王丰顿时沉默了片刻,这才道:“没什么,我也只是随便问问。对了,既然伞道人建议我们去请教鹿门山的高人,正好我与鹿门山那边还有些交情,便由我修书一封,去请教一下吧。”
当下王丰写了书信,叫常丰林带着,立即赶赴鹿门山。
次日一早,鹿门山的地仙天机子随着常丰林来到。王丰见状,连忙率众相迎。
见礼过后,天机子先去看了阵法,随后皱眉沉思了许久,这才道:“此阵真是古怪,贫道也从未见过。需要有人进阵试探一下,让我能了解虚实。”
众人闻言,顿时面面相觑。就见佛门之中走出了一人,法号玄宁,对天机子道:“贫僧虽道行浅薄,却曾练得一具法身,愿意进阵一试。”
当下玄宁禅师将法身显出,身高九尺,三头八臂,通体佛光。
众僧见了,齐声高宣佛号,已示赞叹。玄宁禅师遣法身进阵,天机子也将同心环交给法身。
那法身进阵之后,阵法顿时运转起来,片刻之后,复又恢复平静。
夜叉军虽然彪悍善战,但真正论到高手,芒角这一方势力却仅有几人而已,若没有神仙岛的修士相助,单独面对王丰都极为勉强,如今佛门修士在外叫战,除了让神仙岛出面之外,芒角的确是再没有其他应对之策了。
神仙岛的修士也知道佛门是冲着自己来的,躲是躲不过去的,于是也只得出战。双方一连斗法七日,互有胜败死伤,也都渐渐打出了火气。
斗法之中,还是神仙岛的修士略处下风,幻蝶仙子见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于是与一众同门商议之后,布下了天心迷魂阵,与佛门修士斗起阵法来。
此阵杀机不显,佛门修士原本并未放在眼里,然而一连进阵三人,却都了无音讯,白云禅师和文真禅师这才急了,聚众商议道:“此阵诡异,连我等都看走了眼,似乎不是凡间的阵法。如今三位同门被困阵中,吉凶未卜,诸位可有破阵之策。”
众僧闻言,都皱眉不语。要知道进阵的三位高僧都是地仙修为,尤其其中的惠如禅师,更是佛法精深,不在白云禅师和文真禅师之下,距离天仙菩萨的境界也只在一线之间。
佛门的称谓极多,在超脱生死之后,其果位以佛陀、菩萨、罗汉三种为主流称呼。以境界而论,大体上佛陀最高,菩萨次之,罗汉又次之。但这也并非绝对,因为佛法有大小乘之分,大、小乘佛法内部又分了许多宗派,各派对果位的划分都是有差别的。例如小乘佛法之中,自佛陀以下,能证得的最高果位便是阿罗汉。而大乘佛法之中,佛陀才是佛修们能证得的最高果位。尤其是禅宗,更是讲究见性成佛,人人皆可成佛。
而在部分宗派之中,则对菩萨果位十分推崇,将菩萨也划分等级,最高等级的正等觉菩萨,便如佛陀一般,智慧圆满,金刚不坏。
但不管怎么划分果位,佛陀也好,菩萨、罗汉也罢,都至少要超脱生死,了断烦恼,才能证得,换在道门之中,便是天仙起步。
如今天条覆盖三界,佛门放在明面上的高手,便也如道门一般,都是地仙巅峰。白云禅师、文真禅师和陷入天心迷魂阵之中的惠如禅师,便代表着人间佛门明面上的最高修为。
连惠如禅师都被困阵法,无法脱身,这还能怎么办?除非请出觉妙大师或是玄机神尼,否则此阵实是难破。
眼见众僧都无计可施,王丰沉吟了许久,这才道:“神仙岛虽沦为了邪魔外道,但心神老祖毕竟修炼的是道门之术。诸位大师没有见过神仙岛的阵法,倒也并不算奇怪。不过道门之中,或许能有高人能识得此阵也不一定。”
白云禅师闻言,目光一闪,道:“王道友此言也有理。道友出身崂山,何不请师门长辈前来看一看这座阵法?”
王丰摇头道:“我师父、师伯、师叔们如今正在闭关,短时间内只怕是无法下山了。不过这交州之地,方圆数千里,难道就找不出几个高人吗?”
白云禅师沉吟了片刻,道:“罗浮山倒是不远,贫僧以前游历天下,与罗浮山的伞道人乃是故交。或许可以通过他,打听一下罗浮山中是否有认得此阵的高人。”
当下白云禅师抬手一挥,一朵白莲顿时显化出来,禅师对着白莲说了几句,随后那白莲便化一道流光,往罗浮山而去。
片刻之后,就见流光一闪,那白莲复又飞了回来,落入白云禅师掌中。白云禅师对着白莲细听了片刻,这才一脸无奈地道:“伞道人说罗浮山中对阵法研究最深的,是已经证道飞升了的青霞真人和玄虚真人。如今山中并无通晓阵法的高人了。他建议我们去鹿门山请教。”
王丰闻言,目光一闪,道:“大师可觉得,这回应你的伞道人有无异常?”
白云禅师愣了一下,随后道:“应该没有吧!这声音和语气,乃至于法力波动,都与伞道人一般无二。王道友何以会这么问?”
王丰顿时沉默了片刻,这才道:“没什么,我也只是随便问问。对了,既然伞道人建议我们去请教鹿门山的高人,正好我与鹿门山那边还有些交情,便由我修书一封,去请教一下吧。”
当下王丰写了书信,叫常丰林带着,立即赶赴鹿门山。
次日一早,鹿门山的地仙天机子随着常丰林来到。王丰见状,连忙率众相迎。
见礼过后,天机子先去看了阵法,随后皱眉沉思了许久,这才道:“此阵真是古怪,贫道也从未见过。需要有人进阵试探一下,让我能了解虚实。”
众人闻言,顿时面面相觑。就见佛门之中走出了一人,法号玄宁,对天机子道:“贫僧虽道行浅薄,却曾练得一具法身,愿意进阵一试。”
当下玄宁禅师将法身显出,身高九尺,三头八臂,通体佛光。
众僧见了,齐声高宣佛号,已示赞叹。玄宁禅师遣法身进阵,天机子也将同心环交给法身。
那法身进阵之后,阵法顿时运转起来,片刻之后,复又恢复平静。
白云禅师沉吟了片刻,道:“罗浮山倒是不远,贫僧以前游历天下,与罗浮山的伞道人乃是故交。或许可以通过他,打听一下罗浮山中是否有认得此阵的高人。”
乾坤入手
当下白云禅师抬手一挥,一朵白莲顿时显化出来,禅师对着白莲说了几句,随后那白莲便化一道流光,往罗浮山而去。
片刻之后,就见流光一闪,那白莲复又飞了回来,落入白云禅师掌中。白云禅师对着白莲细听了片刻,这才一脸无奈地道:“伞道人说罗浮山中对阵法研究最深的,是已经证道飞升了的青霞真人和玄虚真人。如今山中并无通晓阵法的高人了。他建议我们去鹿门山请教。”
王丰闻言,目光一闪,道:“大师可觉得,这回应你的伞道人有无异常?”
白云禅师愣了一下,随后道:“应该没有吧!这声音和语气,乃至于法力波动,都与伞道人一般无二。王道友何以会这么问?”
田园格格
王丰顿时沉默了片刻,这才道:“没什么,我也只是随便问问。对了,既然伞道人建议我们去请教鹿门山的高人,正好我与鹿门山那边还有些交情,便由我修书一封,去请教一下吧。”
火影之偽鳴人 暗黑貴公子
当下王丰写了书信,叫常丰林带着,立即赶赴鹿门山。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粉基地】抽红包!
次日一早,鹿门山的地仙天机子随着常丰林来到。王丰见状,连忙率众相迎。
见礼过后,天机子先去看了阵法,随后皱眉沉思了许久,这才道:“此阵真是古怪,贫道也从未见过。需要有人进阵试探一下,让我能了解虚实。”
众人闻言,顿时面面相觑。就见佛门之中走出了一人,法号玄宁,对天机子道:“贫僧虽道行浅薄,却曾练得一具法身,愿意进阵一试。”
当下玄宁禅师将法身显出,身高九尺,三头八臂,通体佛光。
众僧见了,齐声高宣佛号,已示赞叹。玄宁禅师遣法身进阵,天机子也将同心环交给法身。
那法身进阵之后,阵法顿时运转起来,片刻之后,复又恢复平静。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