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笔趣-941.悟鬆與嘉德麗雅的對決看書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小說推薦小精靈之第五天王小精灵之第五天王
新年使路德难得地懒惰了一会,床头的闹钟响了好几下都被路德关掉了。
吉利蛋拿着香喷喷的早餐进来都不好使,蜷缩在被窝里的路德揪着被子决定再放纵一下自己。
被子被掀开了,麻衣揉着眼睛下了床,她不睡了,自然也不让路德睡。
看到一脸坏笑的麻衣,路德无可奈何,这家伙竟然把屋子里的暖气都关了,还把阳台的窗打开,冻得路德浑身发抖。
不就是稍微比平时晚起来两个小时吗…
路德无比想念暖和的被窝,好在吉利蛋的早餐让他身上的瞌睡虫让他精神了起来。
看着空荡荡而且静悄悄的房子,路德很纳闷,问:“其他人呢?”
希罗娜也就算了了,其他人应该不至于这个点都没一点动静。
庭院里其他人的精灵一只都看不到,只有七夕青鸟和沙基拉斯在打雪仗。
闹腾的草系精灵们竟然也不在屋子里取暖,难不成又和喷火驼他们出门了?
正在给路德揉肩的麻衣笑着解释:“大家都去大竞技场那边了,你之前你不是说让他们去试试竞技场的完工程度,要进行验收吗?”
路德听到这个消息时,咀嚼的蛋饼往喉咙里滑落,一激动,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猛灌了一口牛奶,麻衣则不断地拍着背,好一会,路德才缓了过来。
“打起来了?”
这话问得麻衣有点懵,俏丽的脸蛋上全是讶异之色。
“去大竞技场难道不就是为了打吗?”
路德对着一边的大嘴娃伸了伸手,一件衣服立刻被送到了他手上。
手忙脚乱地穿好衣服,路德急不可耐地牵着麻衣的手出门,赶往大竞技场。
就不该睡懒觉的,这群家伙打起来得是多刺激的场面啊,看不到就是血亏啊!
碍于联盟之间的脸面,冠军和天王之间摆在台面上的对战都是切磋性质,讲究一个点到为止,互相留脸面。
看样子是皆大欢喜,但是对于一些致力于打破天花板的训练师而言,这个做法无异于束缚了他们的手脚。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实力上升到一定地步的人很清楚,闭门造车的提升终究需要一场势均力敌的对战去印证。
而他们的印证渠道相对单一,基本是本地区的天王,以及一些优秀的训练师对战。
这时候,大竞技场出现了。
神 瀾 奇 域 無雙 珠
修真尸心不改
栖岛关起门自己打,得出结果自己消化。
没有媒体大肆渲染,好像输了一场比赛,哪个地区的冠军就弱了别人一头一样。
也没有民间舆论的压力,默默指责冠军实力不足。
这些人大多不太明白,在相同水平的对战中,对战是有来有往的,一场比赛的输赢根本代表不了什么。
踏仙寻迷
这场赢了,可能是你细节抓得比我好,运气因素让胜利的天平出现了偏差,根本无法因此预估出下一场的胜负结果,也无法得出谁就比谁强的结论。
因为下一场比赛,没准胜负就易位了。
路德以前最喜欢看足球五大联赛收官阶段的比赛,无欲无求的中游队对轰,往往能打出极强的观赏性。
反正输赢都影响不了什么,干脆放开打。
栖岛的大竞技场也是如此。
靠近大竞技场,路德和麻衣就听到了一声巨响,震得附近树木上的积雪簌簌直落。
坐在七夕青鸟身上往下看,对战场地内烟尘弥漫。
对战双方是嘉德丽雅和悟松,悟松这边的青铜钟虽然屹立不倒,但是却已经无法保持漂浮状态,看他身体上的擦伤可以判断出,这场对战十分激烈。
烟尘散去,象征鸟艰难地从地上飘起,维持飞行对他已经十分困难,他索性落在地面,与青铜钟形成对峙。
这是艰难的异常对战,双方同为超能力系精灵,拿对方有效的技能都不多,精神力的比拼之外,就看谁的克制技能能造成更多的影响了。
象征鸟的热风屡次对青铜钟造成伤害,青铜钟则是以暗影球还以颜色。
精灵的实力接近,拼的东西就变成了毅力。
悟松像是号准了象征鸟剩余状态一般,主动让精疲力尽的青铜钟发动了袭击,只不过这一回不是暗影球,而是螺旋球。
青铜钟高速旋转,化成个散发着金属光泽的球体在地上滚了几圈之后,弹地而起。
象征鸟必须迎战,路德的对战经验告诉他,这个时候胆怯必然会被螺旋球追到失去战斗能力。
嘉德丽雅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她赫然让象征鸟迎头撞向青铜钟,直至最后一秒才大声高喊出恶之波动这一命令。
螺旋球近在咫尺,这就是速度的对决了。
恶之波动先发射,象征鸟有优势,反之,青铜钟基本锁定胜局。
两只精灵的碰撞产生了爆炸,爆鸣声让在场的人下意识捂住了耳朵。
青铜钟发着沉闷的“嗡嗡”声在对战场地下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印子,一路滑到悟松的面前。
象征鸟也好不到哪去,尽管他用恶之波动遏制了螺旋球的攻势,但是青铜钟在最后一秒的加速使得技能对撞产生的爆炸在很近的距离发生,令他失去了最后一丝气力。
作为裁判的希罗娜看着努力保持着清醒的青铜钟,又看了看挣扎起身失败的象征鸟,大声宣布。
魔法师一家
“到此为止,嘉德丽雅率先失去三只可以战斗的精灵,因此这场比试是悟松获胜。”
蘇 行樂
路德看到对战结束,大大方方的落在对战场地中央。
悟松用拳头轻轻砸了青铜钟两下,笑着称赞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厚实。
嘉德丽雅则叹了口气,倒没有因为输给了悟松显得愁眉,她和象征鸟说话时候表情很轻松,一边给象征鸟喂下树果,一边笑着安慰他输了不打紧,以后再赢回来。
柚子和幸福蛋他们入场之后迅速给两边做了处理,路德也在这个时候得以看到对战在这个场地上留下的痕迹。
青铜钟那个吨位竟然只是在场地上留下一条浅浅的划痕,三林那边还真是下了不小功夫啊。
也不知道按照他的方法,栖岛以后能不能自己做好维护工作。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