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s5vp精华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txt-第二百七十四章:邵公子讀書-bkl2n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你电脑没问题吧?我这就直接打包发你?东西还蛮多的,有视频也有图片,还有一些文档,全部加起来零零总总十几个G吧。”芬格尔回复。
“我在网吧,网速还可以,直接发吧。”也幸亏林年提前到了网吧再联系的芬格尔,拿酒店的网速下载这么多东西,100kb/s大概得下一整天。
大概过了几秒钟,网页卡了一下,林年点了点IE浏览器发现卡死了,无奈之下只能叉掉了IE换了个浏览器打开,重新登录守夜人论坛进入个人后台就发现芬格尔已经丢了一个压缩文件过来,足足11个G,丢完后他就留言下载完了再叫他,他先去玩PS3挨打了。
11G大小的文件得下载大概一个小时左右,这点时间还是能等的,楚子航和万博倩受不了烟味出去透风了,林年则是坐在原地耐心地等待了一个小时,在下好的时候才招呼两人进来。
宠妻无度之腹黑世子妃 偏方方
三个人围在电脑前,林年解压出了压缩包,在文件夹里刷出文件的瞬间,身后的万博倩和楚子航下意识凑近想看,结果发现电脑屏幕忽然黑掉了。
“停电了?”万博倩下意识起身看向周围,却发现其他的电脑都在正常运作,头顶的电风扇也一直忽悠忽悠地转。
异化基因 墨砚毫宣
TFBOYS之爱情罗曼史 沐浅夏
“没,我重启一下屏幕。”林年平静地说,然后借着记忆里网页的布局,操作鼠标把文件夹里分部的不雅图全部删掉…心里默默地记了芬格尔一笔,再打开了刚才自己瞬间关掉的屏幕。(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技能)
这次打开屏幕后,上面出现的就是正常的一份份文档,每一份文档都以人名命名,夹杂着不少像是从民政局里盗出来的证件照,少部分数字乱码的视频堆在角落,整个压缩包的大小也多半是靠它们撑起来的。
“所有你要找的消息都在这里了,你昨天让我找你那儿当地最大的名流聚会,我让新闻部的兄弟们陪我一起查了,你们那儿能上台面的聚会委实不多,也就一个私人性质的慈善性质晚宴看得过眼。”
“我们要找的就是这个。”林年回复。
“那正好了,我发的文件也全是跟这个晚宴相关的情报…说是情报也不过是出席人的部分名单罢了。说实话,这玩意儿专门想找还挺麻烦的,出席晚宴的名单在网上没有记录,我一个一个的问(勒索)了好多个确定出席过晚宴的人,才把你们那座城市里所有疑似会出席慈善晚宴的人的个人信息拟成了这些文档…大部分都是你们当地和邻市知名企业集团的CEO或者家族贵公子,能在那个晚宴上玩儿的都算得上顶级富豪圈子里的人了。”
慈善晚宴。
芬格尔找到的情报果然跟楚子航之前车上说的相差无异,这家伙虽然白烂贱格了一些,但在办实事上却是意外靠谱得很,从不掉链子。
“师弟你在跑执行部的任务吧?具体什么任务我就不多嘴问了免得死得早…但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你的主要目的应该想在你那座城市的名流圈子里找什么东西?你要是觉得能说的话就说,我看着给你点建议,不能的话就算了。”寝室里芬格尔一边吸着可乐一边敲键盘问。
“小任务没什么机密性…我们想在这座城市里找一个‘犹太人’,他出没在名流圈子中,‘犹太人’可以是代号也可以是人种甚至可以是姓名,你在查资料的时候有什么发现吗?”
“犹太人?没什么印象。”芬格尔想了想回答,“我还以为你是在找什么危险的炼金道具,因为我事后觉得不对劲,重新去查了一下,发现了每一个参加那个慈善晚宴的名流账户上当天都会有大额的资金出入,所有人的资金记录累计在一起,可以想象这个慈善晚宴的每个月固定的那一天里金钱流动相当大,大到让人怀疑在洗钱而不是在做慈善…”
“虽然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反正不可能真的是在做慈善就是了,他们每个月他们都会定期借着慈善的由头进行这么一次聚众消费,消费的金额高到了不正常的程度,而且我查了金钱流向,所有资金都汇入了瑞士的一个不记名账户,而不是什么劳什子慈善协会…”
“拍卖会。”林年和万博倩同时低声道,对视了一眼验证了互相相同的想法。这种资金流向和定期聚会不要太像拍卖行了,结合执行部收集到的犹太人的相关情报,涉及非法混血种的人口买卖、炼金物品走私,他们直截了当地就想到了这个词。
“晚宴的举办地点查出来了吗?下一次的时间呢?”林年问。
“前几年地点都是固定的,但这半年开始每一次的举办地点都在变了,在邀请函发到手中前就连在出席名单上的人也不知道下次的具体地点会定在哪儿。但可以确定的是晚宴的时间每次都是固定的,都是当月的二十号。”
“那不就是三天后了么。”林年看了一眼电脑右下角的日期。
“我们运气不错。”万博倩忍不住点了点头,“听他的描述,改变地点是从半年前开始的,‘犹太人’的活动迹象也是从半年前开始的,只要不出意外,我们肯定能在晚宴上逮到他。”
“所以我们现在得想办法知道晚宴举行的地点…这是不是代表这半年来晚宴的主办方就是‘犹太人’本人了呢?”林年手指轻轻敲着桌面用一些细枝末节的情报进行推论。
沖出穹頂
“师弟,我提醒你一句,要参加晚宴的话你的时间不多了,你如果要想弄一张邀请函就得挑对正确的目标…毕竟你要知道,不是每个人月月都会到场晚宴的,那些人是去消费的,但也不可能每个月都那么勤快的去消费出足以伤筋动骨的大额金钱。”芬格尔说,“顺带师弟你可能得上带足够的资金。”
派的世界
禦劫 橫豎要拼
“这点无所谓,我本来就没想过用邀请函去那个晚宴,我只要从知道的人嘴里敲出来晚宴地点就行了。”林年面色平淡地回复,“至于资金,我想我带来的箱子里的那些应该就足够了。”
万博倩眉毛抖了一下,原来之前她提的箱子那么重原来里面都装的是金条吗?
“好家伙,师弟打暑假工发了啊,带一箱金条执行任务!”芬格尔啧啧着回复。
“这个人。”一直默不出声的“实习生”楚子航忽然指住了屏幕上的一个文档,“如果是他的话,无论如何都会收到邀请函,知道聚会地点。”
林年扫了一眼那个文档,只看见了一个平平无奇的名字。
邵一峰。
“邵一峰,他是黑太子集团老板的儿子。”楚子航盯着这个名字挖掘着自己的记忆磁盘低声说,“‘爸爸’在跟黑太子集团谈生意合作的时候提到过他的名字,如果是他的话大概不会有任何的资金顾虑。。”
黑太子集团。
滨海城市的龙头企业,起码在滨海城市没人没听过这个名讳,就算没听过也看到过CBD区市里他们家那栋最高、最硬的写字楼大厦,黑晶玻璃云聚在一起像是要插进乌云里,大楼的高度就跟他们近年来膨胀的市值一样筑起了不可能的巴比伦塔。
据说有小道消息讲黑太子集团的老总其实起初也只是一届村支书,不过在造福计划中站到了风口上——猪上了风口都能起飞,何况是本就有野心的年轻村支书?
此后邵书记迅速脱掉了政治路线的衣服,摇身一变成为了矿业集团的董事长,借着风口的扶持迅速累积了当真能修筑一栋巴比伦塔的恐怖财富。直到后面钱多了没地方花,遂开始提升自我读起了书来,又偶然进入了互联网,顿时整个世界的商机都涌入了这位大老板的眼里。
于是黑太子集团经由财大气粗的矿业开始向各个领域插手捋羊毛,名下产业如牛毛,涉及的领域上到重工业生产,下到娱乐业电影动画,几乎现在能想到的赚大钱的东西都有他们一部分的股权。这个庞然大物屹立不倒数十年已然成为了一个单体就能拉动整个城市GDP的庞然大物,市领导跟黑太子集团的老总见面都得握手寒暄几句。
顶尖富豪中的顶尖富豪,标准的用钱可以砸开名流圈子的典型土豪,这种人要是没资格收到邀请函,大概这座城市里就没人能有资格了。
“邵一峰,黑太子集团老总的亲儿子,听说也收到过邀请函,千金之子级别的人物,叫一声邵公子不为过。”芬格尔见到林年问起了邵一峰的消息,也就着文档侃侃而谈了起来,好像他本人就在这座城市摸爬滚打过一段时间对这里的情况了如指掌一样。
“老爹没文化,就想他牛逼起来,所以打小就送出国读的英国最贵的私立幼儿园,尔后一路上的都是收土豪智商税的顶级学府,18没满19,现在应该筹算着准备出国留学了。师弟,这个目标不错,是个典型的喜欢嘚瑟又有资本嘚瑟的富二代,对于慈善晚宴这种可以随便抖的场合大概喜欢得不得了…大概晚宴的主办方对这种土豪也喜欢得不得了。”
不要跟着我 早安夏天
“你勒索情报的时候找上过他吗?”林年细细地扫过文档,将这个证件照比楚子航大不了多少的家伙的一切信息记在了脑海中,不得不说芬格尔敲情报上是专业中的专业,这位邵公子的过往人际关系里都被查到前前前前前女友了。
“什么叫勒索…我没找过他就黑了他电脑看了一眼他平时的兴趣爱好,发现找他也是白费功夫,这家伙风流成性,从幼儿园开始就交女朋友了,到现在欠下一屁股的感情债,最大的爱好是参加模特秀带模特回家…他老子估计也对此见怪不怪了吧?我把他的照片发给他老子,他老子估计还会在心里暗夸一句这大小不愧是我的种。”芬格尔张口就来黄段子,显然不知道电脑屏幕前不止林年一个人。
林年回头看了一眼万博倩,发现她脸色不变好歹还是绷得住的,站在一旁一声不吭满脸认真,身为执行部专员任务为重她还是明白的。
盛情难却:逃妻太撩人 巷子里的猫
“硬要找的话可以找他老子,他老子的黑太子集团虽然在当地算得上蛇头了…嗨,但其实往大了看也就那么回事儿,就我们学院里想让他们就范的强龙比比皆是…师弟,你不是跟学生会主席挺熟的吗?让主席阁下那边动一动,不什么事情都结了?”芬格尔提议。
“不了,太扎眼了。”林年回复,自然清楚每次考试必抄自己的恺撒背后立着的到底是什么当量的东西,那种规模的庞然大物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滨海城市这片浅滩中,只是一鳞一羽落下来都得惊起滔天巨浪。
“那这样的话…”芬格尔那边安静了一会儿。
就在林年正在脑子里完善绑架计划的时候,芬格尔那儿倒是提前一步给了个令人意外的消息:“哦对了,我想起来了,一个特别有意思的情报,有关那个邵公子的。”
“说。”林年中止了脑袋里思考到如果撕票的情况下怎么处理人质尸体的部分。
“我之前查他的浏览记录,发现这小子格外钟爱红头发XP系统外,搜索的关键词里居然有‘卡塞尔学院’!!!”芬格尔回复,结尾还多打了几个感叹号以表自己当时的惊叹。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