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zpvl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萬界武俠大冒險笔趣-第九百二十七章 無法無天展示-994ga


萬界武俠大冒險
小說推薦萬界武俠大冒險
人处在什么样的位置,就会做什么样的事情,说什么样的话。
一般都会做出与其身份相匹配的言行举止,否则非但别人看着不合适,就连当事人自己也会觉得尴尬。
就比如一国皇帝,断不会在大街上与一泼妇对骂,也不会乞丐争论皇帝家的要饭碗是不是金子做的。
以帝王的身份,便是与这些人争论一句,甚至流露出一点认真的眼神,他就已经是输了。
就像是杨行舟在小世界里,面对原始和老子等人的攻击,他直接以大粪来当武器,阻挡两人出手,其实大粪的杀伤力对于原始和老子这些圣灵来说,狗屁不是,根本就不能阻挡他们分毫。
真正能令他们感到惊讶的是杨行舟的毫不顾虑自身身份地位的行径,就好像文玉良在屎尿里打滚,躲过了赵海若的攻击一样。
杨行舟率先把自己当成了一坨屎,那么谁也不会对一坨屎采取什么行动了。
当我成了一坨屎后,果然再也没有人敢踩我一脚了!
所以杨行舟的行为经常出人意料,令很多人都感到懵逼。
上次在小世界的西昆仑偷桃,要不是脱裤子那一招,估计就要被西王母擒住了。
有些人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而杨行舟为了活命则不要脸面。
杨古作为天帝之子,又是凡间白石书院的院长,一举一动,都要符合他的人设,不可做出违背公序良俗的行为,但是杨行舟却没有这个顾虑。
这些黑山残孽体型巨大,皮粗肉厚,骨骼坚朗,对于杨行舟来说,正是炼器的好材料,他自然不舍得错过,毕竟是盗匪出身,对于所谓的面皮不怎么重视,他主要看中的还是实惠。
天帝之子的身份放在杨古身上,或许还能对他造成一定的身份压力,但对于杨行舟来说,自己是不是天帝之子,其实也没什么值得在意的,他就是他,与他是什么身份根本没有半点关系。
前方大地开裂,巨大的黑色火焰舔舐而来,黑气弥漫,巨吼声声,裂缝下面是另一个截然不同的漆黑的世界。
杨古站在裂缝之前,看向杨行舟:“老三,这是黑山残孽所在的地界,你去还是不去?”
他对杨行舟肃然道:“你进去了,有可能再也难以走出来,但也有可能诛杀所有残孽,吸收上个纪元所有的智慧和气运,成为一个承载一个纪元的伟大人物。去还是不去,你自己选吧!”
杨行舟道:“你去不去?”
杨古摇头:“我不能去,我去了,生死难料,死的可能比你大的多!”
杨行舟:“……你果然是我的亲二哥!”
他对着杨古比划了一下中指,嘿嘿笑了笑,猛然跳入那深不见底的裂缝之内。
維度空間站
轰!
如同冷水倒入滚油之中,裂缝之内的黑色空间整个都沸腾起来,冒出滚滚黑烟,翻腾着直入高天。
千面魔王
杨古神情复杂的看了一眼杨行舟消失的地方,双手缓缓收拢,地面的裂缝也随之合拢,重新恢复到原来样子。
“是生是死,是神是魔,都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将地面合拢之后,杨古抬头看天,一向清明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好奇:“父亲,您到底是怎么安排老三的?”
在他感叹声中,身影在原地逐渐变淡,待到再次出现时,已经到了不死天关之上,站在了武梦之的旁边。
“杨老二,你家老三果然是土匪性子,喜欢搞大场面啊!”
见到杨古出现在自己身侧,武梦之也不以为奇,嘎嘎笑道:“他竟然硬生生的搬运过来一个太阳,要火烧妖魔,啧啧,这等手笔,委实惊人!其实我几万年前就这么想了,可惜没有法宝护住大地,担心将大地烤化,日后少不了被一群老不死的处置,因此只能想想而已。没想到你家老三真的就敢这么做了,他妈的,光是看着就让我汗毛都立起来了!”
他说到这里,忽然反应过来:“咦?杨老三呢?你把你弟弟弄哪去了?”
农家小地主
杨古淡淡道:“他既然来了,自然要做他应该做的事情。黑山余孽盘踞大地这么长时间,也该做一个了断了!”
————
武梦之张大了嘴巴:“……杨老三下地了?卧槽,你也放心他下去?三十年前,咱们两人可差点被困死在那里,还是我厚着脸皮向我爹祈祷,他才隔空传法,打裂黑狱,将我俩拎了出来,让老子好没面子!”
其父其子 裴旦
他对杨古道:“杨老三初来乍到,你就把他丢进地下,他真要是有个好歹,我看你怎么向易天帝交待!”
杨古道:“天下万事,岂有瞒得过我父皇眼睛的?我做什么,都在他意料之内,也逃不过他的注视。既然他没有阻止我让老三直面史前圣灵,那就是默许了这件事。既然他默许了,我还有什么顾虑?”
x處首席特工皇妃 逐雲之巔
九号信仰
武梦之笑骂道:“这只是你的感觉而已,万一大帝疏忽了,没有注视你们兄弟俩,你却把老三扔进无法无天的环境里,啧啧,真出问题了,到时候看你怎么收拾局面!”
杨古眼睛看向黑山方向,低声道:“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父皇的本意就是让老三直面黑山,结束这长久以来的争斗。嘿嘿,杨家老三,天生就是史前圣灵的克星,他如今又得了戊土鼎,定鼎大地,稳住地脉,如果这次一战而胜,日后功德,自不用多说。这截断一个世纪的大手笔,就看老三能不能做到了!”
此时的杨行舟已经到了一个诡异的空间。
漆黑无比的空间里,看不到一点亮光,炽热的足以融化法宝的气息密布四周,掀起了一股股无形的热浪,将杨行舟的战袍冲刷的轻轻起伏,犹如水中摆动的水草。
杨行舟微微眯眼,感应四方。
从他一跃而下,跳到这裂缝中的空间后,就发现这里自成一界,无法无天,外面的一切道理放在这里都不在成立。
雪月梅
除了地水火风这些基本的元素还存在之外,这个空间的道韵已经与原本的世界截然不同,以往的经验完全无法在这里应用。
这是一个无法无天的世界。
但却令杨行舟生出一股莫名的熟悉和亲切之感,淡淡的温馨涌入他的心头,似乎自己就像是一个不曾发育成熟的胎儿,被人打断了发育步骤,此时来到这个空间,才又重新开始发育……
涅槃之从前上海篇 山森samson
天地如混沌,盘古生其中。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