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5t1火熱都市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 txt-一五九 豹二哥大發雷霆,黃暗號歪打正着相伴-to3js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50场第1场次—黄暗号歪打正着。
花璟末刚还在梦里,和已逝去的亲人难得一见,依然沉浸在旧日情怀里难以自拔……
新的一天开始了,故去的亲人为我、为爱赴汤蹈火,自己没有理由贪生怕死、止步不前,该是睁开眼睛迎接新的时光了!
郊外的晨光里还留着薄纱似的一层雾,花璟末睁着摄人心魄的大眼睛还在找梦里消失在迷雾里的亲人们……
叮:主人,小统归来!你在找什么?
花璟末:我刚才做梦,亲人们又入梦来,最后湮没于迷雾中……此刻,外面也朦朦胧胧,就像梦中情景再现……
叮:主人,重大收获。小统已查清,那位女孩被他们关押在二号拘禁地,现在还在昏迷中,一切都还好,没有受到伤害。
花璟末:具体位置?
叮:主人,就在双福市南头郊区。
花璟末:现在就出发!
叮:主人,有十分钟的路程我们就可以赶到。可是,你想好去了之后怎么办了吗?
花璟末:说说里面的情形!
叮:主人,阿毛和大壮把女孩送到二号拘禁地就算完成了任务,一人得了十万的佣金,已经交由管事了。
花璟末:他们的接头暗号是什么?
叮:里面问“刘郎还是老刘郎”,来人对个“一树丽华压海棠”。
花璟末:什么乱七八糟,对个暗号都是流氓牌的。
叮:还有一句“英雄宝刀未老”,来人应对“老娘风韵犹存”。
花璟末:啧啧,真是服了他们……有没有突发情况?
叮:不知道,谁知道他们之间有多少淫词烂对?
花璟末:说说管事之人的情况!
叮:主人,二号拘禁地和一号比起来就简单、寒酸得多了。这里只有两个隔间,只有一个空床板。由管事的和手下一个人监管。
花璟末:有没有一号那么隐蔽?是不是院中有院,门中套门?
叮:二号就处在几排厂房之后的工人住宿区的废弃库房中。
花璟末:什么厂子?
叮:石料加工厂,装料、卸料车穿梭不息,大车、小车出出进进,生意红火,人员众多,很是能掩人耳目。
花璟末:头儿叫什么名字?长相特点、性格特征?有绰号吗?
叮:管事的头叫刘勇,在家排行老二,人多喊他豹哥。
花璟末:饱嗝?他吃了饭爱打饱嗝吗?
叮:哈哈,主人你真逗。因为长得虎背熊腰,所以人喊他豹——哥,花豹的豹。
花璟末:出发!你来导航。
叮:主人,前面红绿灯路口左转,走最左边车道。
花璟末:嗯!
叮:主人,直行,一直直行。
叮:主人,下一个红绿灯处左转,请走最左边车道!
叮:主人,看到左边广告大牌了吗?
足球之王
花璟末心里默念:是不是叫“恒发石料加工厂”。
深情久不負 愛上短發
叮:对,主人,你从大门开进去!之后右拐,开进工人宿舍区,再右拐,直走到最后一排,有三间大库房的那个就是了。
花璟末按照小统说的地方,准确地停在了位置上。
他在下车的时候,戴上了墨镜,照着后视镜,拨弄了一下头发。他解开了最上面的纽扣,从车兜里取出了十字架的项链挂在了脖子上,取出了一个鸟巢似的耳环扣在右边耳垂上,最后取出了一串玉石手环戴在左手上。
经过了一番装扮,一个具有潇洒自如、丢儿郎当,又酷味十足的痞子形象的人站在了二号拘禁地门前。
当当当……当当当……
“敲什么敲?”
終極武神 昨日山河
“豹哥,大哥派我来接新绑的人票!就是阿毛和大壮昨晚上送过来的那个姑娘!”
“你谁呀?大清早的不在家里挺尸去,跑到你爷这里闹腾来了!滚滚滚!”
花璟末赶紧笑着搭话:
“是……大哥,突然想起来一号拘禁地,就是长毛主管,带着老鼠、大米两个手下经营的那地,那么隐蔽,机关重重,都没有关住一个花璟末,还让他给逃了……”
老婆,跟我回家吧 酒小七
“他睡了一个晚上,他害怕夜长梦多,想要换个地方,这不大清早地就派了小弟前来接人!”
“你这个多嘴多舌的黑乌鸦,聒噪的厉害,你爷爷我问了一句,你给爷说了一河滩。谁派你这个小兔崽子来接人?准备接到哪里去?”
“豹哥,大哥的命令就是阎王爷的旨意,不敢迟一步。至于接到哪里去,咱无可奉告!你都是事做老了的老人了,怎么忘了大哥的规矩呢?”
当啷——这个暴雷子的豹哥,顺手就拿起一个茶杯就砸向了门板,怒吼着:
“把你还能的不行了,敢来教训你爷爷!真想把你娃个小皮给你揭了!”
这个豹哥,人骂也骂了、东西摔也摔了,怒气发泄得差不多了,心里不免寻思:这个人知道这么多的事?不但知道一号拘禁地、长毛他们,还知道昨晚出任务的阿毛、大壮,看起来不是个外人,让我再来考验考验他。
他遂朝外喊:
“小子,你纵然说得天花乱坠,可是我没有接到上面的电话啊?你等着,我打个电话问问!”
花璟末心里默念:小统,这下当如何是好?
叮:主人莫急,小统自有妙计!
豹哥拨了电话,只听:嘟嘟嘟……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您稍后再拨!
豹哥挂了电话,等了三分钟,再拨……只听电子声音原鼓旧捶地再次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您稍后再拨!
当啷——一个茶杯又与门板来了一个零距离接触,啪地粉身碎骨!
只听他在里面骂骂咧咧:
“他娘的,狗屁信号,狗屁电话,影响老子的事情!”
紅紗嫁衣 涼小蒲
叮:主人,如何?小的略施小计就让他再次暴躁不堪,只是苦了那两个茶杯了,一前一后粉身碎骨浑不怕、共赴黄泉还有伴!
花璟末:什么时候了,还贫嘴?说,你是怎么做到的?
叮:主人,我只是用我的信息搜索信号强势袭击了一下他的手机信号而已!
花璟末在外大喊:
“豹哥,你骂人、摔东西都行,可是不能违拗了大哥的命令啊!耽误了时间就不好了。”
豹哥在里面喊:
貴族禁區:我的王子 魅妝
“别他妈的唧唧喳喳地乱喊,就像喜鹊窝里戳了一扁担!”
他想,此人说的话都投上着呢,就是大哥电话老是打不通,那我只能对暗号了,要对一个很早,只有跟着大哥闯世界的几个老人儿才知道的暗号。
豹哥朝着门外大喊:
“你这小子不要急,若能对上老子的几个暗号,人你带走!”
“请豹哥指教!”
豹哥清了清嗓子,朝外喊:
“一道道水来一条条船!”
花璟末一听,有点晕头转向,昨晚他和阿毛他们对的可不是这个暗号啊!
他想到他们爱对黄对子,自己给他们先对黄了再说,略一思忖,便开口答道:
“一对对白兔一遍遍揉!”
“小子,你再说一遍!”
“一对对白兔一遍遍揉!”
哐当一声,门打开了,豹哥睁着圆眼睛问道:
“我倒要看看是谁?能知道十年前只有机密的几个人才知道的暗号!”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