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6oo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玉虛天尊 愛下-第六百一十一章水漫金山展示-9g2y4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
极地妖洲在女娲界扩展后,各式各样的妖兽肆意繁衍。如今妖兽数量比扩展前,足足多出一倍。
一行五人驾驭椒图龙船飞在云空。龙船自动变化为椒图神兽,驮负众人乘云而走。
夙沙氏唉声叹气,坐在边缘自闭。
“行了,我又不会吃了你。”宿钧端着茶杯过来:“来,喝一杯。反正你也没事,权当陪我们玩耍呗。”
夙沙氏心道:说得好听,但实质上是你们玩,我负责做饭。这哪里是陪你们玩,分明是给你们当小厮长随。
任鸿受后土之托建立长洲。但他一路不慌不忙,拉着众人在海上玩耍,足足花费三日才来到妖洲。
这三天,夙沙氏给四人当庖厨,烹饪各种海味。
任鸿还美其名曰:“毕竟你是此道行家,我们这些人的厨艺不能跟你比。万一我们做的饭菜不合口,岂非薄待你?”
不,我真希望你们薄待我,也让我省些功夫。
四代迟迟不肯接过茶杯,宿钧手僵在半空,不远处的焦顼轻咳一声。
記憶傳承師 舒巴坦鈉
夙沙氏回神,连忙用双手接过茶杯,对宿钧恭敬道谢,还对焦顼露出一个笑脸。
哎,算了,就当欠他俩的。不过等下一劫,等我加入巫教后,再来找你们好看!
……
任鸿观望下方蛮荒大地。
不远处,赤水缠绕的高山之巅,有朱厌神兽对天嘶吼。山脚下,一群人面怪鱼在溪水中飞跃。
旁边一座山,有四翅妖蛇王吐纳内丹,身边围绕着一**合中的蛇群,吸纳它逸散的妖气。
还有什么天马、蛟龙、鹏鸟、玄龟……
极地妖洲的人迹罕至,完完全全是一处妖族圣地。
但是在这里,杀戮也频繁出现。
一只八足天马走到一棵大树下歇息。突然无数根茎从树下窜出,将天马刺死后吸干血液,然后天马被大树埋入地下。
可大树刚刚把土壤恢复,天空一团火焰喷下,毕方一瞬间焚灭大树,将其木精夺走……
“任鸿,你要从妖洲划定长洲土地,可想好从哪着手?”宿钧推了他一下:“我看,不如……”
“青丘?”任鸿扭头,看到迎风而立的另一个自己。
“果然,你也这么想。”
青丘狐族,因当年天狐仙子之故,任鸿宿钧对狐族留有一些善念。这次来妖洲划地,首先想到的就是他们。
“此外就是南离老母的凤凰族领地。反正妖洲已经没有凤凰,那就把他们的祖地统统圈走。至于不够的,再弄一些原始森林也就是了。”
虽然妖洲物种丰富,灵兽繁多。但任鸿嫌弃此地杀戮过重,没打算弄凶猛恶兽去长洲。
他设想中的长洲,是一处仙家圣境。整座仙洲生长琼树瑶草,有各式各样的灵兽栖息。最好,还能弄一些仙女打理花草。
“对了,回头你若愿意,在长洲设立一仙宫,权当你的别府。”
宿钧听后,喜笑颜开:“那敢情好,我正羡慕你的凤麟洲。日后你跟清媛师妹神仙眷侣,多么逍遥快活。”
说着,他打量任鸿神情。
任鸿对他的话没有反驳,宿钧心中马上有谱。
極品師兄追妻忙
到底是今世认识的人,她和其他人的差距,也就在这里了。
“那个文鳐鱼,我要吃那个——”
为你—倾心 祈榆
身后,响起风天越的喊声。
二人同时扭头,见风天越拉着焦顼,指着下方一个水潭,颐指气使对他说:“中午吃烤鱼,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风天越性格开朗,只要不涉及三代,一切都好说。虽然一开始看不惯焦顼,但一路相处,两人关系渐渐缓和。
焦顼固然出道晚,可比起任鸿、宿钧、风天越这仨转世的天皇阁短命鬼,反倒是焦顼这辈子活的年纪最长。
他这一世活了两千年,任鸿三人前世今生的年纪加在一起,每个人都不足千岁。他仨总数才能勉强压过焦顼,少一个都不行。
焦顼被风天越晃了一阵,认命似得操控椒图神兽,寻找降落地点。
“就是这个吧,四代,你准备工具,我待会儿去抓鱼。”
“不不,我来吧。”风天越自报奋勇:“区区几条文鳐,我来就好,你歇会儿。”
闻言,焦顼脸色一缓。
算了,姑且当鸿钧的儿子养。伺候两个大祖宗,再添一个小祖宗也没差。不过说起来,他跟那俩的脾气是真像啊。
从风天越身上,焦顼能看到不少颛臾的神态。对这刁蛮任性的少年郎,多了几分爱屋及乌。
风天越见焦顼上道,对这焦家祖师更加顺眼了。
当然,如果他知道焦顼把他当“儿子”看,少不得把浑天戟拿出来磨一磨刃。
愛在黎明前 芃峨
网游之堕落人生
任鸿和宿钧相视一笑,他俩乐得焦顼和风天越处好关系,不然他们夹在中间太难受。
至于夙沙氏卖苦力,不在这两位考虑范围内。
任鸿:“嗯,是没有得道的文鳐,我也能吃。”
灵鱼没有化形,没有得道,吃起来毫无忌讳。
当然,对几位天皇阁主而言,得道成精的妖兽吃起来也没多少压力。如四代阁主,人家连魔君都能烹饪,何况区区一群灵鱼?
也就是任鸿入了昆仑派,要持戒修行,稍微有些忌讳。
……
椒图落在水潭畔,风天越跳入水中,甩出一根吊线探入水中。
任鸿目光微动,默默颔首:这小子的修为又精进了。
那只是一根普通的细线,但在风天越手中舞动,无数银光布满水下,犹如一张大网将几十条文鳐全部抓来。
文鳐说是鱼,却与禽鸟相似。白首朱嘴,鲤鱼一样的身体还长着一对鸟翅。
宿钧坐下来点火:“你们吃鱼,我吃翅膀。”
“好嘞。”风天越专门选了几条翅膀厚实的,然后把其他文鳐放生。
夙沙氏拿出各种工具,开始清理文鳐。
焦顼难得不用干活,索性在后头和任鸿说话。
看到任鸿盯着远处一座妖气森然的高山,他不禁问:“怎么,你担心它?要不,我去把它斩了?”
那座山中有一头三首黑蛟。它扒在洞穴口,盯着这边的五人。
蓦地,它心头一寒,不知为何感觉大难临头。
“无碍,我只是好奇极地妖洲现在有多少位妖王。”
按照原本的划定,妖王称号都是顶级真人或者道君。但新体系后,跨入三天历劫层次的妖兽就敢自称妖王。
极地妖洲这边在数量暴涨后,反而陷入一场混乱的内斗。
焦顼收起杀意,远处蛟龙默默退回巢穴深处。
“妖洲种族繁多,三清境中有好些妖神得道的天尊垂青彼等,偷偷留下传承。”焦顼给任鸿讲述三清境中的情况。
三清境虽然是三位教主的道场,但并非都是三位教主门徒。当初诸仙大圣联手,只为对付天皇。
如今天皇威胁削减,各路大圣也开始彼此间的内斗。
神兽异兽得道的妖神,三清教主的嫡系门人,游离三位教主之外的其他仙道高人,古老时代留存的古神……
“三位教主下旨把各路天尊统统招走,背后也有妖神推动,为了庇护他们在人间的子孙。”
若是留着那群仙道天尊在人间,回头人间还有妖族存留之地吗?
任鸿到底是本界认可的勾陈帝君,也被众生称作万妖之主。闻言,道心隐约触动。
自己这趟行走妖洲,不单单为游玩或者建立长洲。或许,自己也要解决人间的这些分歧。
“对了,你知道么?那些妖神曾经有个‘山海界’计划。”
“怎么说?”
“人间仙道大昌,他们担心子孙受到欺凌。打算将极地妖洲化作一界,用来庇护妖族。嗯……就跟东华帝君的‘三岛十洲府’相似。”
何止妖神和东华两家,佛宗原本也打算在西荒之外再辟佛国。可后土出手拆掉整个人间九洲八荒,彻底打乱所有人的计划。
未来东华帝君除却三岛仙山外,顶多只能把影响力传播到东胜神州。而佛宗在后土撕裂昆仑与西荒后,佛宗只能在西牛贺洲传道。
听到这,任鸿触动天机,明悟道:“后土娘娘让我建立北部大洲。正好回头将这些妖族放逐过去,让他们自行繁衍,留下妖族一脉,也算我这勾陈帝君一视同仁,慈爱众生。”
勾陈帝君经天纬地,自然不能仅仅着眼于人族。三界十方一切有情众生,俱在帝君权柄之下。
原本任鸿没有情根,合道之心恰如其分。现在借用纪清媛的情根,行事难免乱了章法。
幸好纪清媛性情原就和任鸿肖像,所以大体上不失原来水准,能勉强一碗水端平。
焦顼笑了笑,没有多言。
“喂,已经烤好了。你们赶紧过来吃。”
伴随宿钧的话,烤肉的香气慢慢飘逸过来。
任鸿二人走过去,拿出椒图龙船上的仙果琼浆,五人再度开始野餐。
……
宿钧啃着翅膀,忽然想起一事:“话说,咱们已经进入妖洲地界。但怎么不见佛光,只有妖气?不是说,佛宗派人整治妖洲?这就是结果?”
当年妖族气运被削了七成,但现在看,妖族气运之昌,不比中土差多少。
超能第六感 李宥
“佛宗驻地在另一边。”任鸿掐指一算,沉思道:“啊——白素也来了。”
佛宗妄图将妖洲转化为地上佛国,将各路妖王化作佛门护法天神,引得两大势力火拼。
玄门碍于昔年约定,只能派遣一些弟子过来帮忙,勾陈神庭来人便是白素仙子。
此时,她正带一群神将坐镇金山寺。
任鸿快速吃掉一条鱼身:“快些吃,我算出白素有些麻烦,要去金山寺帮她。”
……
金山寺位处妖洲泰奇山,乃法海雷音如来传承。
寺庙外,大水淹没群峰,将金山寺团团围住。幸好寺中有佛祖舍利,一道道佛光化作金壁将洪水阻挡在外。
农门小娇妻,殿下狠心急!
白素和一众勾陈神将站在大殿前,她轻叹:“北地妖王神通广大,竟将北海之水引来。这是要彻底覆灭此地人族吗?”
她对金山寺不敢冒,但金山寺后面的村落里,有佛宗专门从中土带来的凡人。
这些凡人来自中土,他们带来中土文明的习俗。其中便有祭祀勾陈诸神,所以白素才会率众赶来金山寺。
“善哉善哉。”主持从庙中走出:“白素道友,此番妖王无支祁掀动大水,烦劳仙子出手助我辈除妖。”
看着这位主持,白素面无表情。
她已经斩断昔年情缘,但这人跟她缘分纠缠太深。哪怕一仙一佛,一天南一地北,竟然还能碰面。
白素不吭声,身边的青蛇仙子快言快语:“大和尚,凭什么让姐姐出力,你们坐享其成?你们金山寺才是人家攻击的主力。我们这些人来,只是为了庇护我们的信徒。至于你们……你们去请你们家的雷音如来,让他出手。”
主持念了一声佛号,慢条斯理道:“仙子不知,雷音祖师是我家佛主七大化身之一。目前正和北地十三路妖王斗法,难以分身。”
“是吗?医王大和尚亲自来了?”空中雷音震动,任鸿的笑声传入白素耳畔。
白素神色一惊,立刻大喜:“帝君,您怎么来了?”
空中龙船现身,任鸿一行五人降落。
在外人面前,白素带着神将们行礼,给任鸿做足礼数。
对此,任鸿自然不能说,我拉着两位天皇阁后辈和昔年好友,一起出来旅游。
直男的女神系統
于是,他面色悲悯道:“妖洲之乱持续数百载。我家信徒屡受侵扰,这次本君携好友前来,特为解决此地恩怨。”
然后,他对金山寺主持道:“今朝洪水之厄,尔无须担心。本君自为你解厄。”
他看了一眼焦顼。
焦顼耸耸肩,漫不经心道:“已经解决了。”
瞬间,外面的洪水立时退去,一只水猿被水蓝色剑光钉在大地。
焦顼:“我见他修为不弱,稍微留手。你看,要不要收入麾下?”
“左不过一个水妖。”任鸿扫了一眼,遂不在意:“既然你都手下留情,那就暂时封印镇压,待日后化去戾气再出世吧。”
他随手一指,天道法则化作一尊黄巾力士将无支祁拿下。掀开远处一座大山,镇入山底。
永乐奇案 半路出家人
数千年后,无支祁破封出世,跑去中土世界寻勾陈帝君晦气。恰好遭逢九州大洪,他一时兴起,又化作本相在水中作恶。岂料彼时人王大禹神通盖世,再将他镇压与淮河一地。
随手解决金山寺之厄,任鸿对白素道:“你去帮我串联各路妖王,告诉他们。我要重新划定各妖族地盘,重定妖洲秩序。要是不来,直接族灭。”
接着,他从宿钧手中借过来万神钟,轻轻敲了一下。
“我已经解了医王大和尚的麻烦。回头告诉你们家祖师,差不多就够了。回头你们佛宗老实发展西牛贺洲。北边的事,别乱掺和。”
虽然当年是青玄大道君和定光道人立下约定,昆仑帮佛宗建立佛国。
但现在的昆仑掌教是任鸿,他对前任的约定可没打算全盘接受。再说,两个当事人都不在,这约定还有多少效力?
天空,传来一声叹气。
医王大和尚显化药师如来相:“帝君,纵然不能拿下半数,但我家在妖洲现有的地界,总不能还回去吧?”
“当然。现在的佛宗地盘算你们的。但其他地盘,全都是我的。”



Recent Posts